首页 女生 耽美百合 金牌拽妃

259 花树之

金牌拽妃 于蹊 4214 2019-08-25 18:08

  醒來的时候.房里的一切好像都那样陌生.电视机.电脑.手机.冰箱.一切的一切.都给他一种隔膜感.好像他是第一次见到这些东西.好像.一切都充满了新鲜感.

脑袋一片空白.他伸出手去.拍了一自己的脑门.长长地做了几个深呼吸.头脑才清醒过來.

就在这个时候.枕头边的手机响了.上面显示的是阿诺的名字.

“喂.”

“齐越大画家.你总算接电话了.”里面传來如释重负的声音.

“怎么了吗.”说实话.刚开始接触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齐越是有一瞬间的怔忪的.这人是谁.那一瞬间.他对自己的名字也充满了陌生感.齐越又是谁.后來.才回想起來.阿诺是他的助手.而他自己.则是一个颇有名气的画家.

不过看到那一地的啤酒瓶.齐越搜索枯肠.也实在是想不起來自己为什么要喝这么多酒.

“沒怎么.我看你几天不露面.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特意打个电话來问问.”

“怎么.你怕我死了啊.”

“是啊.大画家你死了.我这个小跟班就沒饭吃了.”那头传來阿诺轻笑的声音.

齐越是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画家.他的画之所以著名.是因为始终带有一种古典的东方美气息.其实这样坚持传统文化的画家很多.可是齐越的画之所以能脱颖而出.是因为里面还藏着一些比人所沒有的东西.他笔的画.有点类似于写实.怎么说呢.有一个评论家就那样评论过齐越的画.说他的画弥漫着一种亲切的气息.好像他就是从古代的诗意山水中走出來的.时实时虚的描述手法.古典雅致而又无拘无束.写意无穷.这不仅仅是天赋和内心的澄净就能做到的.他天生就同古代的山水明月甍楼台有一种通感.

关于齐越本人.其实他看起來不大像个画家.他沒有画家落拓的常态.他非常爱干净.房间一尘不染.衣服也颇有讲究.不浮华.简单大方.他很高很瘦.很多人会因为他无懈可击的完美身材而猜他是一个模特.但是也有一些人猜他是唱歌或者演戏的明星.因为他的脸也是十分出挑的.气质也很好.总之.沒有人会猜他是一个画家.更不会猜到他还是画古典山水的.

“大画家你都二十五了.不说结婚吧.怎么还不去找个女朋友.”他也不像很多画家那样孤僻.他谈吐风趣.性格大方.有很多好朋友.有时候朋友会问齐越这样的问題.不止一个人了.几个人很好奇一般翻來覆去地问.有一次齐越被问得烦了.嘴角微微抬起了一笑.一只眼睛魅惑地眨了眨:“我啊.想找男朋友.”有一段时间.这些好友避齐越如避洪水猛兽.齐越倒也落得清静.

其实为什么不去找女朋友呢.认真來说.齐越也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女人就是不來电.无论是清纯可爱.还是风情万种.在他眼里好像也就那样.难道真的喜欢男人.好像对男人也就那个感觉吧……

阿诺除了是他的助手之外.还是一家酒吧的老板.倒不是齐越给他开的工资养不起他.而是他说开一家酒吧一直以來就是他的梦想.阿诺开的不是那种灯光缭乱的酒吧.而是清吧.里面沒有热舞女郎.沒有disco.经常响起如高水流水一般的中国的古典乐.一些琵琶曲.或者日本的轻音乐.阿诺不大喜欢欧美的音乐.但有客人要求的话也会让人弹钢琴曲.通常也都是比较柔和的.比如少女的祈祷那样轻柔如梦呓的音乐.

阿诺自己还是个调酒师.有的时候.齐越也会去帮忙调一酒.他调酒的时候.总会有一帮女人围在一旁.争着要他的电话号码.久而久之.齐越就不去调酒了.倒不是因为受不了那些女子.事实上齐越还蛮喜欢跟人交流的.而是阿诺不让他去了.因为他说齐越一去.他这个正牌调酒师就沦为陪衬品了.

阿诺的清吧生意很好.很多时候.酒吧里很热闹.有时候一些寂寞的人围在一桌在那里谈天说地.彼此谁都不认识谁.但是说得很开心的样子.有些时候.也会听到生意人在那里高谈阔论.不经意间.又结交了一个新的生意伙伴.

阿诺认识一些道上的朋友.酒吧很少出过大的骚动.不过也总会出一些小插曲.比如说今天就出现了.

那个时候.齐越才刚打开洗手间的门.突然间.一个身影就钻了进來.然后死死地摁住门把.不让齐越出去.那人求救般的眼神看着齐越.

有点像女孩子.不过那浑身脏兮兮的样子.野马一样.好像不大像.可若是男孩子.好像眉眼还是秀气了一点.一顶鸭舌帽带着.好像是个板寸头.那就姑且认为是个男孩子吧.

“到处去找找.一定要把那小子找到.那小子打伤了我们这么多兄弟.一定不能放过他.”

“我应该跑女厕的……”那人懊恼地嘀咕了一声.可是听到脚步声越來越近.那人眼里绽放出一抹果断的光彩.

“兄弟啊.江湖告急.见谅啦.”

说完.不客气地拉齐越的脖子.让他们的唇碰在了一起.

什、什么.

他.他竟然和一个男孩接吻..简直..

就在这个时候.年轻男孩的手一伸.鸭舌帽就落了來.长长的头发披散了來.

是女的也不行..这衣服这么脏..

在齐越挣扎的时候.忽然.一把刀抵在了他的小腹上.女孩子的眼里流露出一抹威胁的神色.

那些人打开门看到一男一女正在接吻.啪的一声关上了门.找不到人的他们骂骂咧咧地跑出去了.他们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寻找的人真实身份不是男的.而是女的.

女孩子推开了齐越.长长地呼出了口气.女孩走了出去.洗了个脸.脏兮兮的污渍被洗去.清秀漂亮的脸蛋露了出來.一回头.发现齐越眉目阴沉地出现在她身后.

“你吓了我一跳.”女孩子惊魂甫定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后來发现有什么不对.挠了挠头说道.“好吧.我向你道歉吧.我不是故意要威胁你的.”

“他们是黑社会.他们经常欺负我们学校的人.很混蛋的.我就乔装成男孩子.给了他们一点教训.”

“学校.高中生.”

“喂.我看起來这么小吗.”女孩子皱起眉头说道.好像不大乐意他这么说.因为她的好朋友说过如果一个男人觉得一个女人很小的话.不是在称赞那个女人.而是说明这个女人非常沒有女人味.

齐越挑了挑眉头.也不回答她的话:“你是哪一所学校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已经出了洗手间.齐越点了两杯酒.给了女孩子一杯.好像有跟她再做交谈的想法.而女孩子也挺活泼.沒什么心眼.所以接过酒.陪着这个陌生的男人聊一聊了.

“光雅大学.”

“什么系的.”

“中文系.”

“大几了.”

“大二.”

男人点了点头.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啊.我叫颜溪.”

男人听到女孩子自报家门的时候.眉头轻轻地皱了皱.好像曾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不过有那样的想法也只是一闪而逝.很快他就沒有什么想法了.他听到女孩子问:

“那你叫什么名字啊.”

男人沒有理她.只是带着温柔的笑意问颜溪:“那些黑社会应该隶属哪个帮派吧.他们是青龙帮的.”

“不.白虎帮.”

“你打伤了他们很多人.”

“当然.他们平时可混蛋了.就像古装剧里看到的那些地痞流氓.特别坏.”

颜溪想到了什么问道:“你怎么对我的事情这么感兴趣.”

因为你很有女人味.快点这样说.快点..如果被这么一个长得还不赖的男人夸赞有女人味.那么清尘那个损友就不会老说她凶巴巴的像男人婆了.想到这里.颜溪轻轻地拨了拨头发.

男人笑得很是温柔.那种温柔非常地颠倒众生:

“光雅大学中文系大二的颜溪.在4月13号的晚上攻击了白虎帮的人.并且将很多人打伤.如果我把这个消息透露给白虎帮.你说他们会给我多少酬劳.”

“喂..”女孩子瞪大了眼睛.“你.你未免也太卑鄙了吧.”

“这是你强吻我还拿刀威胁我的代价.”男人以手支着颌.轻笑着说道.

颜溪自认倒霉.壮士断腕般干脆地说道:“要多少钱.开个价.”

“我不要钱.”

“那你要干嘛.”颜溪皱着眉头不悦地问道.

男人轻轻淡淡的目光在颜溪的脸上和身上流转.虽然那种眼神沒什么.但是因为是这个卑鄙狡诈的男人的.看得颜溪特别不自在:“你到底要什么.”

男人之前都在思考.突然才灵机一动地想到:“你当我一天的模特吧.”

“你卖衣服的.淘宝模特.”

“我画画的.”男人轻笑着说道.

“裸模吗....”颜溪的大叫声顿时让全酒吧的人都听到了.颜溪顿时囧得想找一个地洞钻去.她坐來.低声地说道.“裸模我可不干.”

“得了吧就你那身材.”男人意识就打击道.看到女孩子龟缩着脑袋怨念的眼神.齐越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了一个轻淡的笑.

“我是画古典画的.突然想画人物了.我给你找一套宋朝的服装.你就给我当模特.最多一天就放你走.”

女孩子也不扭捏:“好吧.成交啦.”

颜溪一袭浅白色的衣衫.站在一棵樱花树.纷纷扬扬的花瓣洒落在她的身上.她的脸上带着清浅的笑意.男人的手.就在那里不停地运转着手上的笔.清清淡淡的阳光透过树木洒在颜溪的身上.她眉目如画.笑意温柔.就像是从远古的时空里走过來的女子.那样的时光.那样的轻风.一切都美得刚刚好.好像在那样的眼神里.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

也好像.可以重新听到某一个表白.好像在那扬花簌簌的季节里.可以重新听到男子温柔青涩的声音.我喜欢颜溪.

花了一天的时间把画完成.并不打算出售的一副画.在最后.齐越写几个字.西门筑.

这是他的艺名.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取这样一个名字.

齐越看着画上的女子.笑了笑.这丫头.古装还穿得挺有味道的.

窗外的阳光透进來.夕阳将他的脸染成好看的色泽.有不为人知的情绪.随着清风.无声地來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