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耽美百合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

286 大结局

  几人边说边笑.向着凤凰碧玺之处行着.

“碧玺就在前面了.”刘乙何指着远处高大的梧桐木向着容湛与云若曦道.

容湛顺着刘乙何所指的方向张望.只见一片碧色之间似有无数鸟雀栖息.远远的便能够听得到清脆的鸟鸣之声.

“碧玺.”刘乙何大大咧咧的向群鸟聚集之处吼了一声.

顿时.一大群鸟儿似是受了惊.冲天而起.形容十分壮观.

群鸟齐声和鸣高.顿时遮天蔽日.

忽的.一道白色闪电咻的自林木之间窜了出來.

“雪儿.”云若曦见状.兴奋的叫了声.

琉璃雪向着这边奔來的身子猛地顿了一.但旋即便像是反应了过來.脚步不停的向云若曦直冲而來.直至扑到云若曦的怀中.

“雪儿.你可是又胖了不少.这样可不行哦.”云若曦嘲笑道.

琉璃雪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姐姐的嘴巴可真是坏.每次都这样打击它.它真的不要活了.

云若曦娇笑着将琉璃雪抱在怀中.“碧玺呢.”

琉璃雪吱吱的叫了两声.向着梧桐木的深处望去.

只见浓密的梧桐深处缓缓踱出一只像是母鸡般大小.浑身雪白的鸟來.

鸟儿一见云若曦.顿时仰天鸣叫.展翅便想要向云若曦來.然而这小家伙的羽翼毕竟还沒有完全长齐.想要起來.大约还需要些时日.但即便是这样.云若曦心头却依然十分惊喜.

碧玺鸣叫过后.周围数里之内的鸟雀竟同时跟着它齐鸣.仿佛它便是这群鸟之王一般.景象甚是壮观.

容湛使劲的抹了抹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

血脉中强烈的共鸣正提醒着他.眼前这只鸟儿的身份必然十分特殊.

“湛哥哥.”云若曦侧过脸瞧着容湛.

容湛回头看了眼云若曦.张了张嘴.“这难道是凤凰不成.”

“嗯哼.”云若曦重重的点了点头.呵呵笑着.“沒错.湛哥哥.这算不算是一个惊喜呢.”

容湛依旧有些无法回过神來.这不就是自己费尽心思寻找的凤凰么.沒有想到竟然在丫头这里见到.

天.这可真是天大的惊喜.

容湛心头狂跳.他呆呆的看着碧玺.转而又看向云若曦.忽的一个箭步上前.将云若曦紧紧的抱在怀中.口中只不断的说着.“太好了.太好了.”

丫头究竟还能带给他多少惊喜.先是这奇异玄妙的空间.接來又毫不费力的便遇到了凤凰一组的王者.接來还有什么.

等等.丫头之前说了什么.

找到凤凰便嫁给他.

天.

容湛的心几乎要从胸膛之间跳脱出來.他几乎要被这突如其來的狂喜淹沒.

云若曦看着容湛.面上忽的嫣红一片.

容湛牢牢拉着她的手.再也不想放开.

云若曦轻轻的反握他一.道:“湛哥哥.那时我本打算与碧玺签约.只可惜我已经与离朱签订了契约之阵.若用血誓与碧玺签约.必然是对凤凰一族的辱沒.”

容湛点了点头.自然明白云若曦的意思.“如今这应该不再是问題了.你已突破了至尊层级.因此的你的契约之阵定然也得到了进化.想來.契约之阵之中必然能够容纳得了碧玺.”

云若曦点了点头.“只是.碧玺的年纪还太小.若此时与它签约.反而会对它的生长不利.还不如就让他在这空间中自由长大.等它再大些.到那时与它签约也不迟.”

“哈哈哈.丫头果然考虑周全.的确.你现在与它签约真不如再过些时候.”刘乙何在一旁插话道.“等它再大些.心性成熟些再签约对你们都更好.”

云若曦轻笑一声.走到碧玺的身边.轻轻地为碧玺梳理着羽毛.而碧玺也乖巧的侧了头.倚在云若曦的身侧.

“湛哥哥.既然找到了凤凰.那你是否要马上回你的族群复命呢.”云若曦问道.

容湛摇了摇头.“不急.这么多岁月都等了.不在这一时.等碧玺与你签约之后再说也不迟.”

如今.他好不容易能够与丫头共处.又怎会舍得这样就离开.其他的事情与这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

云若曦点了点头.略略沉思了一.面容忽的沉重了几分.

云若曦脸上细微的变化完全映在容湛的眼中.他自然知道云若曦是在担忧她这一世的父母.

云若曦抬起头.刚对上容湛幽深的眸子.

“既然担心.那么就早些去搭救伯父与伯母吧.”容湛温和的对云若曦道.

云若曦抿唇微笑.无论什么时候.最明了自己的还是湛哥哥.

刘乙何自然将二人的无声互动看在眼里.不免暗暗点头.心有灵犀大约说的便是如此吧.

二人自饲养空间中出來.云若曦率先开了口.

“湛哥哥.以我现在的能力.对付那些人自然是绰绰有余.所以.这次就让我自己去吧.”云若曦话说的极其坚定.

容湛轻笑一声.他早就知道云若曦定然会这样做.所以也不要求跟着.虽然丫头在面对她的时候柔情似水.但在她的性子之中.坚强与果敢却占了极重的分量.

他尊重她.同时也相信她.

容湛点了点头.“一切小心为上.不要勉强.”

云若曦抬起白皙清透的小脸.露出一个美得让人心醉的笑容.道:“对付那些小毛贼根本不在话.况且.就目前而言.离朱几个的实力虽然还沒有突破到至尊层级.但也皆是触碰到了突破的瓶颈.待这边事罢.我便会先帮助它们达到至尊.再去与少楼他们汇合.毕竟小蜻蜓的族人还在那玉狻猊的手中.”

容湛皱了皱眉:“近來我也曾查验过关于玉狻猊的一些情况.这玉狻猊似乎在大陆上有了不少的代言人.大约都是为他集聚能量而四处作恶.甚至有些势力已经尽数被这玉狻猊蚕食.而前些时候无极岛的异动似乎与玉狻猊有关.”

“看來这玉狻猊蠢蠢欲动.似乎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出來了.”云若曦想了想又道:“湛哥哥可曾知道梓魂殿.”

容湛点点头.“自然听过.那是异域最诡异的一个组织.千年來偃旗息鼓.然而最近却活动频繁.而且梓魂殿控魂的手法对玉狻猊极为有利.想來这个势力恐怕早已经归属了玉狻猊.”

云若曦眉头蹙紧.抬头看向容湛.“那么七星银城呢.我曾与他们交过手.只觉得其中那个叫秋刹的圣者的功法似乎也与梓魂殿有些类似.而且他们一直都心心念念的想要抢夺琉璃雪.因为琉璃雪天生灵魂完满但却被封印.

容湛目色一凉.“你是说他们看上了琉璃雪被封锁的灵魂.”

云若曦点了点头.“我想是这样.但却并不敢确定.”

“恐怕你的猜测是正确的.小蜻蜓的族人被囚禁.想來便是那玉狻猊强行吸夺妖族的灵力來恢复自己的实力.而雪儿灵魂被封锁又恰好能够让玉狻猊在恢复神识的过程中有一个魂魄暂居之所.”容湛一双冷眸眯紧.“我想应该是这样.”

“但是雪儿怎能承受的了玉狻猊的灵魂.”云若曦的声音微微提高.

“如果玉狻猊复活成功.那么在他灵魂重生之后.雪儿便会变成痴傻之兽.她的灵魂便会彻彻底底的灰烟灭.”

云若曦听容湛如是说.眼中顿时冒出火焰.“这该死的玉狻猊.”顿了一.又道:“既然玄青商与秋刹同是为了雪儿被封锁的灵魂.那么上玄国或者说这七星银城是不是都已经成为了玉狻猊的代言人呢.”

容湛微微眯起双目.“毕竟上玄国是大陆上最强盛的国家.而七星银城也是大陆上地位很高的势力.若说他们皆归附了玉狻猊.恐怕不太可能.至少我知道以七星银城的元莲上人那种执拗的脾性是绝对不会归附什么人的.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其他人归属玉狻猊的可能.至少你说过的玄青商与秋刹二人.一定是玉狻猊的代言人.”

云若曦紧蹙了眉头.仔细的想了想.神情甚是忧虑.“按照小蜻蜓的描述.恐怕这玉狻猊有着神级的实力.火暹儿穷尽一身功力将玉狻猊封印.如今玉狻猊的势力蠢蠢欲动.不但奴役了整个妖族.如若这玉狻猊真的突破封印重回到大陆.整个大陆必然会陷入血雨腥风之中.”

虽然云若曦的原身并非这片大陆之人.但这里却有她最为看重的亲人.这是她十世轮回最珍惜之所在.同时这里也是她的第二故乡.她对这片大陆有一种极其难以名状的感情.

如今她突破至尊.跳脱轮回之外.今后必然要与湛哥哥一同离开.去到更广阔的世界修炼.若如她放任玉狻猊的势力不管.那么不远的将來.这片大陆定然会不复存在.

这片大陆千年來沒有任何至尊层级的人物或者魔兽出现.想來定然是因着玉狻猊吸取了太多这片大陆上最精纯的元素之力.而他的势力同样在千年之间发展蔓延到了大陆的各个角落.无论哪种情况.对于这片大陆來说都是十分危险的.

故而云若曦略作思量.心中便有了一番打算.

她定定的瞧着容湛.饱满的红唇鲜红欲滴.清凉的眼神饱含着太多的语言.

多少年來二人形成的默契.让容湛瞬间便明了了云若曦心中所想.即便此时云若曦并未说一个字.

容湛云淡风轻的微微扬起头.他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你想做什么就尽管放手去做.我定会做你最坚强的后盾.你不许有什么后顾之忧.”

云若曦朱唇一抿.略一迟疑.“只是这样做的话.哥哥也会被卷入这等是非之中……”

容湛扬起唇角.“恐怕我早已经卷入到这中间了.”

云若曦凤目微微睁开.有些不解的看着容湛.

容湛轻松地一笑.俊朗的面容顿时宛若沐上一层金光.让人移不开眼光.“玉狻猊的代言人既然已经获悉你的琉璃雪有着天生被封印的灵魂.想來玉狻猊定然也会对此十分清楚.而琉璃雪是他解封所必须的灵魂载体.所以.即便今后你不去找他.他也会來找你.而我又怎会让你陷入困境坐视不理.所以.我也早就卷入这是非之中了.”

云若曦低头苦笑一声.“是啊.哥哥你怎么会不管我呢.”言罢面色又明亮了起來.“不过我们早就说好.有什么事情都要一起承担.如果今日之事换做哥哥你.若曦也会同样将胸膛挺得直直的站在哥哥而身后的.”

容湛大笑一声.一把将云若曦揽在怀中.他深深的嗅了嗅云若曦发间的兰草香味.“是啊.所以.我们之间不需要有那么多客套.”

像是极其不舍的.容湛终于略略松开了怀抱.而云若曦却依旧将小脸埋在容湛的怀中不肯离开.

容湛大手抚上云若曦无比顺滑的发.“去吧.你的父母还在等你.当务之急是先将他们从玄青商的手中解救出來.或许这也是你通过玄青商來获取玉狻猊信息的一个契机.你也不妨直接去找玄青商.以你的聪明才智.定然能够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

云若曦噗嗤一声笑出声來.“湛哥哥你对我就这么放心么……”

“那是自然.我的丫头自是天第一聪慧之人.”容湛哈哈一笑.

云若曦轻轻的推了推容湛的胸膛.从他的怀中抬起头來.“那接來哥哥要去做什么.”

容湛思量了一.“既然你的目标已经锁定了玉狻猊.那么能够取胜的关键便是不能让玉狻猊破封成功.否则以目前你我的实力.必然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我想去拜访一我们的老朋友们.或许能够从他们那边获得一些帮助.”

云若曦使劲的点了点头.所以她要做的便是要从玉狻猊在大陆上的代言人着手.比如那个玄青商.秋刹战圣.甚至还有梓魂殿等等势力.

至于隐士家族与上古神族目前來看.态度并不明朗.所以她还需一些时日來与之交互.

云若曦忽的想起了一人.那边是澹台玉漱.想來从这里切入应该不会有什么错误.毕竟这大陆之上姓澹台的人大多都是从上古神族而出.

云若曦忽的想起了郁扶苏曾经送给她的腰牌.或许她还要再去一趟琢星斋.

“那么.湛哥哥.你我就此分开……”云若曦微微有些不舍.晶亮亮的大眼对上容湛的.

容湛又是一声轻笑.“只是暂时的.你答应我的事情还沒有兑现.我自然会牢牢记在心里.不然的话.我们现在就洞房如何.”

云若曦面颊忽的一红.小嘴一抿.形状十分娇羞.她使劲推了容湛一把.“哥哥你真是讨厌.”

“哈哈哈.好.现在不行的话.那么就等你救出伯父伯母.让他们给我们主持婚礼.如何.”容湛清朗的笑看着云若曦.

云若曦又是娇怯一笑.终于点了点头.

“那么.就动身吧.”容湛的大手轻轻的抚上云若曦的雪腮.而后便连忙收回.他担心再待去心中会更加不舍.

云若曦使劲的点点头.猛地转身向前猛跑两步.头也不回的向后招招手.“哥哥.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放心.”

“恩.”容湛回道.

清亮透明的薄光洒在云若曦干净的小脸上.云若曦仿佛看到了明朗的未來.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