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皇帝从监狱种田开始

第三十六章 如意龙甲

  

一路策马奔驰。

返回沈宅。

沈炼翻身下马,把缰绳扔给福伯。立即带着费钰青和鲍师虎,下到地底私牢。

还有两个犯人的案子未结,要尽快处置。

身上的负担大,沈炼觉得每个时间点都不能浪费。

看完了案卷之后,沈炼关注黑狱名单。

剩余的这两个囚犯,并非修行者,而是江湖惯匪。

所犯的案子也不算大。

通过黑狱名单上的弱点显示,沈炼已经了然于心。

瞧着两个属下,沈炼沉吟片刻:

“取纸笔来!”

费钰青赶紧取来纸笔,鲍师虎立即动手研墨。

是时侯让两个属下独立办事了。

两个九品修行者,扔在私牢里做狱卒看守,岂不是浪费?

沈炼下笔如神,洋洋洒洒写下自己对案卷的见解。

其中自然是加入囚犯弱点的判断。

“这是我交给你们的案子。从今以后,你二人要有合作精神,如何推理,如何追索缉捕,我会为你们指明方向!”

沈炼将两封文书,交给费钰青和鲍师虎。

“一个是在城南的村郊,注意寻访村中宿老探明情况。另一个是沉柯湖外的山林里,有埋藏的线索。”

“按图索骥,既是给你们练手,也是磨练你们的修为。”

费钰青和鲍师虎二人,早已对沈炼的办案手段,钦佩得五体投地。

此刻有机会参与办案,自然是兴奋难当:

“卑职一定尽心尽力!”

“嗯,去吧。”

沈炼点点头,两位属下恭敬行礼,拿着文书快速离去。

安排妥当之后,沈炼坐在椅上沉思。

让费钰青和鲍师虎着手办案,是磨练他们的价值。

能够提拔成长的属下,才是优秀的属下。

想到价值,沈炼不禁想到自己。

被曹无病看中,拉拢收为暗谍,正是因为价值。

“我单独面对夜姬,受其刺杀而不死,这就是特殊之处!然后我还有禅僧背景,是大乾少见的修行路。”

“更重要的还有令人惊讶的破案能力!还有不同于其他禅僧的另类潜力!”

“这所有优点,让曹无病愿意在我身上下注。”

“只要我向上成长,曹无病就是大赚!”

“我表现得越优秀,背靠大树要来的资源就越丰富。”

“这就是我自身价值的体现。”

“锦衣卫暗谍只是第一重保护,我还需要第二重保护。那么宝瓶寺就必须去一趟,继续展现价值!”

“要让宝瓶寺也觉得,在我身上下注也有赚头!”

沈炼细细琢磨之后,有了决断。

立即离开私牢,吩咐了福伯之后,策马离去。

大约两个时辰后,再次来到宝瓶寺外。

这次却不是柳随风的身份。

沈炼拴好马,举步踏进了宝瓶寺的大门。

果然不出所料,沈炼逛了半晌,那个曾见过的小沙弥,匆匆过来,合掌说道:

“沈施主,请跟小僧来!”

沈炼点点头,随同而去。

但却不是方丈静室,而是来到一个偏僻的禅房。

在木榻上,坐着薪陀,不见济慈方丈。

“小施主,前来本寺,是有何事么?”

薪陀微微闭眼,以木讷的声音淡然道。

沈炼抱拳道:

“上次承蒙薪陀大师出手相救,感激不尽!所以前来上香还愿。正好也见大师一面,表达谢意!”

“些微小事,无足挂齿,只是路见不平而已。”

薪陀继续说道,“本寺与官府来往不多,若是无事,还请小施主自便,老僧也未想沾什么因果。”

这是逐客?不想跟我扯上关系?

还是说故意撇清关系?让我继续埋头单干?

沈炼决定亲手撕开这层窗户纸。

“大师!我本是一介狱卒,得蒙一位不知姓名的前辈看中,赐予‘祇丹’踏上修行路!”

“虽然那位前辈并未说明身份,但自从得到宝瓶寺交给的‘龙象功’,再得到大师出手相救。我就明白,宝瓶寺就是我的根基所在!”

沈炼恭敬致礼,诚恳的说:

“自从我修炼龙象功,就觉得血煞杀气与众不同。而且神力异样倍增,又与禅僧血脉之道大不相同!”

“所以我心中疑惑,恐怕修行有误,恳请大师予以指点!”

薪陀顿时脸色犹豫。

他是卫道守正的正宗禅僧,心中对柳随风所说‘魔躯之变’的思路,并不怎么认同。

现在沈炼直接挑明,薪陀确实是不知如何回答。

难道说,你不是正宗禅僧,是另辟蹊径的异类?

正在这时,一个高大身影不知何时,缓步而入。

“方丈!”

薪陀起身施礼,沈炼也赶紧致礼。

济慈方丈打量沈炼几眼,似笑非笑道:

“有什么与众不同?来,你尽全力,打我一拳瞧瞧。”

沈炼知道这是展现价值的时侯了。

他立即暴起血脉之力。

天地伟力加身!天魔之道催发极至!

龙象功搏击之法运转极至!

瞬间,血煞气焰张扬而起,沈炼躯体筋骨虬结膨胀,双臂双腿宛若成柱,杀气弥漫而出。

济慈方丈的眉头微微一动。

“失礼了!”

沈炼一声沉喝,一步上前,猛力打出一拳。

砰——

济慈方丈轻拂袍袖。

擂鼓般震响的气浪,在禅房内炸开,随即消隐。

沈炼暗含一口气,忍住未动,脸上红潮起伏。

“果然是炼凶之异路,魔躯之变。”

济慈方丈注目盯着沈炼,半晌后微微点头,脸现笑容。

沈炼再才松一口气,散去天魔之力,恢复平常。

“坐吧。”

济慈方丈笑指地上蒲团,然后自己也坐下,笑眯眯瞧着沈炼:

“你这样子,可不像禅僧。要说宝瓶寺是你的根基所在,也不全对。”

沈炼恭敬坐下,装作茫然的看着济慈方丈。

“本寺的九品禅僧弟子,可打不过你。而你这龙象功,万人之中,也只得一二人勉强可修炼,懂了么。”

“还请方丈指点!”沈炼赶紧诚恳道。

“我当不起指点,因为我也不懂此道。若是教坏了,你那位前辈肯定要找我的麻烦。”

济慈方丈诙谐的说,沉吟之后又道:

“我查过你的所做所为,确实是个聪慧能干的人材。西城知府、城防营,甚至总督府,都对你青睐有加。”

“要说你是来求指点的,我可不信。你都已经得到替死法器的好处,咱们宝瓶寺可没什么更好的东西了。”

“来意如何,沈施主直说吧。”

沈炼听了这番话,再才知道眼前这个貌似诙谐的方丈,也是个精明厉害的人物。

“我犯了福王宫的忌,福王宫要杀我。”

沈炼也不绕弯子了,直话直说。

薪陀和济慈方丈互看一眼,都是皱起眉头。

济慈方丈心中暗叹,柳师叔啊柳师叔,是你叫这小子来求救的么?

柳随风真身在西海祖庭,离此万里之遥。

单凭一个娲妖分身,寻访机缘勉强说得,但要想起多大作用,那可真没什么实力。

“宝瓶寺也是福王......”

薪陀刚要辩解一句,济慈方丈挥手打断,摇了摇头。

“罢了罢了......”

济慈方丈沉吟片刻,从袖中掏出一枚制工粗糙的珠串,递给沈炼:

“天龙八音之珠,亦是当年师叔制作的法器。与我已经没什么效用,你拿去吧。每颗珠,可挡七品境一击。”

沈炼心中欣喜,赶紧接过。

这是一串像是石珠的手串,每粒珠上镌刻着模糊文字,但看不清楚。

沈炼戴在手腕上,正好合适,轻若无物。

“若有七品境的修行者,袭击你,此珠可发真言防御。但用一次便少一颗,你自己好自为之。”

“多谢大师赐宝!”沈炼恭敬地行礼感激。

“好了,小施主得偿所愿,以后请自便吧。毕竟宝瓶寺不擅与官府来往,不沾因果。”

薪陀双掌合什,又开口逐客。

沈炼念头飞转,立即又再恳求道:

“那位前辈曾对我说,若是修炼龙象功,还须有兵器配合,才能发挥神力之威!”

“大师既然知道我是炼凶之路,应该也知道天地伟力加身后,我的躯体与众不同。寻常的兵器极难掌握......”

薪陀的脸一僵。

济慈方丈也是古怪的瞧着沈炼。

“那位前辈真这样说?”济慈方丈不禁讶异问。

沈炼点头道:“是啊,绝无虚言!”

薪陀忍不住摇头道:

“唉,柳师......那位前辈真想拿走如意龙甲?”

济慈方丈也是犹豫半晌,心痛地站起身:

“既是如此说,那便还给你吧。唉,那位前辈也是小气,生怕给宝瓶寺留个念想......”

沈炼忐忑地跟着济慈方丈,左弯右绕。

来到一座看着不起眼,但楼高五层的陈旧木楼前。

当前即是一个牌匾:“藏经阁”。

济慈方丈带着沈炼,来到一个侧门,轻推而入。

上了三层楼梯后,又到一个略狭窄的书房。

沈炼眼前一亮。

只见书房居中方位,笔直立着一根仿佛骨棒似的‘柱子’。

柱体呈现暗黄色,有若涂满金粉。

遍体上有些凹凸不平,但宛若奇异花纹,透露出一股说不出的凶煞气息。令人多看两眼,就觉得浑身颤栗。

“此乃‘如意龙甲’,是我西海释迦祖庭的护山天龙,上古时脱落的一枚爪趾甲壳,历经打磨而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