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皇帝从监狱种田开始

第五章 灰雾上的窥秘

  

沈炼带着疑问,打开第二间牢房。

费钰青蜷缩在草席上,居然睡得十分安稳。

开锁声和脚步声,让费钰青迅速清醒,戒备地瞧着沈炼。

沈炼抬眼打量此人。

费钰青相貌白净,看起来有几分书生模样。穿着的灰布囚服显得略宽大,身材瘦弱。

他经过牢狱之苦,很是憔悴,身上满是污迹。

“你叫什么?何方人氏?为何入狱?”

沈炼站在费钰青面前,以漠然冷冽的语气问。

“姓费,名钰青,小名青蛇儿。西城远乡人氏。因被污蔑与织造坊失窃案有嫌疑,所以入狱。”

费钰青回答很顺畅,应该是没少说这些话。

沈炼继续俯视他,又问:

“你可知罪?”

费钰青脸色如常:

“小人无罪,蒙冤入狱。再过六日,便能释放出狱,有劳官爷费心。”

乾羲王朝律法规定,嫌犯入狱五十日内,若无证据指罪,便要无罪释放。

沈炼微微点头,蹲下身,继续以灼灼目光看着费钰青。

然后,沈炼以手指在费钰青身边,写下“沉柯湖”三字。

“可认得此字?”

费钰青脸色未变,点头道:

“沉柯湖,离此不远便是。”

沈炼继续写下“坠羽滩”三字,抬眼看着费钰青,一言不发。

费钰青咳嗽一声,揉了揉鼻子,说道:

“坠羽滩,湖边险地,向来是廖无人烟。”

沈炼审视眼前这个瘦弱青年。

此人胆大、冷静、心理素质佳。

而且能捱过刑讯拷问,至今不露破绽。

这样的罪犯,难怪官府束手无策。

那就只能用‘弱点窥秘卡’来对付你了。

沈炼本来还想节省一张。

毕竟价值五百两银子。

提取道具‘弱点窥秘卡’,覆盖费钰青名单。

嗡——

神秘莫测的感觉,充斥进整间牢房里。

此刻,在费钰青的头顶上,大量灰雾笼罩涌动。

这一幕只有沈炼可见。

费钰青并不知情。

灰雾上,开始出现模糊的人影。

逐渐清晰后,正是费钰青。他以黑布蒙面,腋间夹着个黑匣,脚步敏捷迅速,来到一片荒芜滩头。

夜色下,费钰青的行踪非常诡秘。他纵身一跃,宛若一条游鱼,快速沉入水下不见。

浑浊水流里,费钰青嘴里鼓着汽泡,双手仿佛铁铲,在滩底刨开深坑。然后将黑匣塞入深坑掩埋。

做好记号,费钰青迅速浮出水面,湿漉漉站在滩边。他盯着水面观察半晌,然后飞快离开,隐入山崖密林不见。

宛若幻影般的画面逐渐淡化。

费钰青头顶笼罩的灰雾,也烟消云散。

一切恢复如常。

沈炼不动声色,瞧着费钰青,说道:

“打个赌怎么样?”

“什么赌?”费钰青微微皱眉。

“我若在坠羽滩底,挖到你埋藏的东西,你就对我招供。”沈炼平静的说。

费钰青轻轻咳嗽,说道:

“官爷说笑了,坠羽滩无物不坠,即使是渔船也会沉底失踪,岂能埋什么东西。你若不信,去看看便知。”

「费钰青的忠诚提高10%,当前忠诚10%;」

沈炼的内心获知一段提示。

黑狱名单成员的‘忠诚’,若是低于0%,即代表怀疑、敌对、深仇大恨。

‘忠诚’若是高于0%,即代表认同、尊敬、崇拜。

从这段提示可以看出,眼前的瘦弱青年,虽然表面平静,但内心有波澜。

弱点终究是弱点。

沈炼得到想要的结果,笑问:

“怎么?你不敢赌?”

从沈炼进牢房开始的一系列心理博弈,直到此刻,费钰青终于是招架不住。

他没有回答沈炼的问话,闭上眼,一言不发。

沈炼笑了笑,不再犹豫,起身离开牢房。

。。

深夜的坠羽滩,被模糊不清的雾霾笼罩。

岸边都是断崖和密林。

猿声低啸,夜枭掠过,显得阴森荒芜。

沈炼跳下马,将马拴在树上,踩着砂石来到滩边。

他眺望眼前无风起浪的沉柯湖。

故老相传,不知多少年前,从天外降下一截神木,砸在此地,形成不大不小的湖泊,所以命名‘沉柯湖’。

此湖渔产丰富,是西城府著名水域。但在坠羽滩范围十几里,却是人烟绝迹。

沈炼默默观望片刻。

然后提取‘掠夺假身卡’,覆盖柳随风名单。

嗡——

瞬间,沈炼变成柳随风相貌,拥有娲妖修行之力。

他脱下刑司公服,然后搓动右手三指。

‘水蟒’骨粉,疏疏飘落。

沈炼将骨粉抹在眉尖、唇下。

立即就能感到,整个身躯仿佛贴上一层冰凉薄膜。

沈炼深吸一口气,迅速来到滩边,纵身一跃。

扑嗵,水花溅起。他宛若一个人形蟒蛇,急剧扭动,向滩底下沉。

即使在浑浊水下,他的视觉、听觉,都不受影响。

虽说仍是不能呼吸,但眉尖耳旁,有清凉气息萦绕,一二个时辰栖息水下都不成问题。

敏锐的视觉,让沈炼很快就找到费钰青的记号。

是十几块鹅卵石拼出的图案,若是无心经过,还当真发现不了。

沈炼鼓足信心,开始挖掘。

我擦!

沈炼嘴里汽泡乱冒,暗骂一声。

滩底的砂石比他想像的难挖,看似细沙容易,却像铁砂坚固。

费钰青你还真是个人材啊!

沈炼无奈放弃,立即就浮出水面。跑到拴马旁,从马兜袋里取出两把尖锥。

幸好早有准备,要不然就糗大了。

他再次沉入滩底,拼尽全力挖掘。

好在铁锥给力,再加上娲妖能力的加持,沈炼逐渐挖出深坑,露出埋藏的黑匣。

他一把拔出黑匣,抱在怀里,迅速浮出水面。

坐在沙滩上,沈炼轻轻抽开黑匣顶盖。

一套黄金色龙袍、一套五彩霞裳、些许珠宝等,全都裹成一堆,显露出来。

“终于可以结案!”

沈炼松了口气,顾不上衣衫湿漉漉,回到拴马旁。将黑匣塞进马兜袋,骑马疾驰而去。

再次返回沈宅私牢。

当牢房门开启,沈炼捧着黑匣而入。

费钰青立即就是脸色煞白。

「费钰青的忠诚提高20%,当前忠诚30%;」

沈炼得到提示,微微一笑。用干毛巾擦着手,抽开黑匣盖板。

“坦白从宽,你若如实招供,我代你向知府求情。”

沈炼好整以暇地瞧着费钰青。

费钰青的脸色幻变,半晌后也是恢复平静。

他苦笑看着沈炼,叹息道:

“我若招供,你能保证不连累那十几个姑娘的性命吗?”

............

本书已经签约,合同已寄。

没有投资的赶快投,免费投资本书有收益。

求推荐票!鞠躬致谢!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