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皇帝从监狱种田开始

第二十一章 天魔

  

沈炼一路策马疾驰。

回到西城沉柯湖衅的沈宅,已是清晨时分。

折腾了一个晚上,沈炼也疲惫非常。他毕竟还不是修行者,返回卧室立即倒头便睡。

这一睡,直到临近下午,再才饿着肚子醒来。

起床后,洗漱整洁,沈炼打开房门。

“大人!您醒啦!”

费钰青和鲍师虎,双双站在门前,恭敬行礼。

还没等沈炼回过神。

二人已经抬着小饭桌,走进卧室。

小饭桌上,摆好了一碗咸肉米粥、一份香油裹鸡丁、一份素菜银丝饼,再加三个白面馒头。

沈炼闻到诱人食物香气,顿时肚子咕咕乱叫。

“大人,您受累,快快坐下享用吧!”

费钰青极尽恭敬,抢着扶住沈炼坐到椅子上,将筷子殷勤地递到沈炼手中,堆满笑容:

“大人尝尝我和鲍哥共同整治的小菜。”

鲍师虎搓着手,站在一旁憨笑。

沈炼把筷子一墩,先尝两口小菜,然后轻吹肉粥咽下一口,顿觉肚腹中一阵舒服,点头赞道:

“嗯,不错!你们有什么话,就说吧。”

费钰青的笑容堆得更盛,低眉顺眼地说道:

“昨晚大人曾说,可以助我俩解决那个......嘿嘿,那个功法的事......”

沈炼喝着肉粥,头也不抬,顺手掏出锦囊扔给费钰青:

“拿去,好好琢磨修行。传承功法玉符,最多维持十日参悟。时间若过,内容便会消散。”

费钰青和鲍师虎顿时惊喜万分,躬身行礼:

“大人的大恩大德,卑职等终生不忘!”

沈炼微微一笑,想了想,说道:

“我也期望你们将功法钻研熟练,深印心中。将来之后,若有机会,你们二人可能还会收徒弟。”

“当然,此事暂且不论,将来之事也说不清。总之勤修钻研,不可弱了我沈宅私牢的名头,懂了么?”

“卑职等竭尽全力,不敢辜负大人厚望!”

沈炼点点头,费钰青和鲍师虎再才欣喜离去。

普天下的散修比正宗子弟的修行更艰难,也是因为功法难得。毕竟正宗子弟有师尊传授,有长辈解惑,方向稳妥。

这也是沈炼需要费鲍二人认真熟记的原因,总不能每次都要去购买功法,那岂不成了无底洞了。

有了费钰青和鲍师虎打底,起码这五套功法得来,不会浪费,将来向下传授也用得上。

了结了两个属下的心愿,沈炼也是吃得心满意足。

不过一会,饭桌上的粥菜全被扫光。

惬意地伸个懒腰,沈炼提着椅子出门,晒会太阳。

已近深秋,此刻阳光正好。

地下私牢的三个囚犯,要到明天晚上,才算三天期满。

趁此难得休息,沈炼需要好好琢磨自己的路向。

还是那个抉择的问题:

是加入七大正宗,服下‘祇丹’成修行者?

还是直接吞食‘魔血秘果’,一步到位?

此时回想,邱晓机那番话又在耳中:

“......‘魔血秘果’激发的修行血脉,是真真正正最契合的血脉,也是自身最大的潜力方向......”

“......因为散修的潜力更大,所以一但有了机遇福缘,成长起来就比七大正宗子弟更强横......”

沈炼扪心自问:是选择高潜力?还是选择稳定?

既然是重生一世,何不轰轰烈烈?

高潜力才能攀登巅峰!登临绝顶!不负此生!

虽然也有传说中入魔的危险,但我身有系统,却还怕束手束脚,不敢恣意发奋?

那我要这系统又有何用!

一番心灵拷问,沈炼有了决断。

吞食‘魔血秘果’,即可知道自己是什么修行路。

想到便做。

沈炼起身返回卧室,盘膝坐在床上。

双掌一翻。

一枚‘魔血秘果’,一砣‘黑玉续命膏’,出现掌中。

没有多想,沈炼大嘴一张,吞下‘魔血秘果’。

只是瞬间,一股滚烫热流直冲上顶。

大量药力与血力混合,宛若岩浆奔涌,浩浩荡荡涌入百脉,然后汇聚一线,以磅礴大势,猛攻沈炼的灵关之窍。

只是几个呼吸,沈炼就感觉自己在燃烧!

骨骼、脉络、血管,都像不属于自己,疯狂爆动!

沈炼终于明白为何吃了‘魔血秘果’,会导致疯狂。因为这种感觉,实非人力可以承受。

他已经是眼眶瞪血,脑内轰隆雷炸,四肢痉挛失控,遍体浮现腥红血斑剧痛,几乎要当场崩溃。

好在沈炼握着‘黑玉续命膏’,微薄药气维持着他的精神,不至于就此昏厥失神。

轰——

顶门之上,灵关之窍已经被冲开!

无尽浩荡的滚烫热流,已经尽数奔腾进灵关!

沈炼已经支撑不住这种灌顶之痛。

他保持最后神智,一口将‘黑玉续命膏’吞下。

约莫几个呼吸,沈炼的体内开始有着玄妙冰冷之气纵横开拓。

所有滚烫热流被压制,舒畅快意贯穿全身。

在这个瞬间,沈炼觉得自己像是万窍齐开。

似乎体外有无形清风萦绕,润物无声般在滋养他的身体。

这种感觉很玄妙,沈炼有种举日飞升的欢畅感。

蓦然!

沈炼的心神被恢宏得不可思议的气势,瞬间压制!

就像天外之上,有顶天立地的巍峨幻相。

以不可匹敌之无穷大势,轰的降临而来!

这就是每一个修行者,在激发修行血脉后,所见的上古祖祇幻相。代表修行的传承,以及血脉上的崇仰致敬。

当沈炼感悟到上古祖祇幻相,立即震惊万分!

如若不是他此刻沉浸心神,几乎要当场就炸!

不知过了多久。

传承幻相消失无踪,心神宁定,百脉安静。

沈炼从无尽震惊中清醒过来。

“怎么回事?”

“为什么不是七大正宗?”

此刻的沈炼不仅是疑惑不解,更有些抓狂。

因为,他看见了上古传说中的‘域外天魔’!!

降临而来的幻相,居然是神秘莫测,传说中已经湮灭消失,永不可再存在的——“十方天魔祖祇”。

不是七大人祖圣祇。

而是天魔祖祇!

沈炼百思不得其解,赶快打开自身个人状态面板:

「姓名:沈炼;」

「状态:九品天魔(力士);」

「功法:暂无;」

。。

“???”

沈炼僵硬地坐在床上,满脑子问号。

这是什么意思?

我已经是百分百真正‘入魔’?

我的修行血脉之路,居然是上古天魔之道!

沈炼无法解释这个现象。

而且也不知道在历史上,是否也曾有过此先例。

“应该有先例吧,不可能就我一个人是这种现象......”

“天生入魔......”

“起步就是天魔传承......”

“擦!那我上哪去找天魔的功法?”

“真它娘的......”

“冷静!冷静!”

沈炼连续几个深呼吸,抚平心绪。

首先,这个结果已经成真,不可改变了。

他已经是罕见的‘天魔’修行者,也不知有无先例存在。

而且还有重要困难摆在眼前:

七大正宗,是绝不容忍有‘天魔’传承在外乱蹦......

也就是说我还需要掩饰自己......

好在有分身,一些事可以用分身去干。

但总有自己要动手的时侯......

想到动手,沈炼立即思索自身的初始传承之力。

九品天魔,称力士。可瞬间提取天地伟力,增强自身。

沈炼运行血脉,单拳猛地一握。

噼啪声中,他的拳头上立即布满血丝,青筋冒起。几乎是眨眼间,手臂及拳头已经迎风见涨,变得粗壮如铁柱。

沈炼感应了一下伟力加身,这一拳若是打实了,能当场打死一头牛。双拳齐出,更是蛮力惊人。

他有些痛并快乐着,立即跳下床。

沉气抖肩,一声低喝。

血脉暴动,天地伟力加身。瞬间,沈炼全身肢体皆是暴涨。无论手臂还是腿脚,宛若巨人般膨胀。

他穿的衣服已经咔嚓裂响,几乎要撕碎。

沈炼一抬脚,猛力一踏。

砰,闷响之中,地面青砖尽塌,踩出一个陷坑。

他瞧了瞧已经巨化般的双臂,上面虬筋遍布,血气弥漫,视觉上极具冲击力。

若是套上铠甲,手执坚盾,像是有万夫不当之勇。

“难怪传说上古混沌天魔,肆虐天地,豢养十凶为乐。”

“仅仅最低微的九品天魔,就有如此大的蛮力威势。”

沈炼痛并快乐着,收起血脉力量。

刹那间,整个人已经恢复原状,平常普通。

“强,确实是强。但怎么掩饰呢?”

沈炼继续痛并快乐,坐在椅子上开始思考。

似乎在‘山海志简册’上所说,西海佛国的禅僧,若是修行肉身金刚之术,和天魔力士略有些相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