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皇帝从监狱种田开始

第十三章 上阵兄弟(三更求推荐票)

  

这是一间建于地底的宽阔厅堂。

四壁上镶嵌臂粗黄铜烛台,插着牛油烛火。

整个厅堂内仿佛被艳阳高照。

切割方正的大青岩构造出整个空间。

满厅布置的氛围,尽显大气厚重。

轰——

一道石门升起。

当先一位身材普通,相貌带几分和气,穿着灰袍,腰间系牛皮带的四旬中年人,负手走下台阶。

此人看似和气,但左眉断了一截,隐隐显得有些凌厉。

洛都西城府城防营统领,曹无病,是西城武官之首。

韩擎天小心翼翼跟在曹无病身后,走下台阶。

“到了,跪下。”

曹无病负手站在厅前,淡然对韩擎天说道。

韩擎天毕恭毕敬地跪下,面对厅前上首的巨幅壁画。

壁画上,以极简线条,刻画着一位顶天立地的巨人。

巨人样貌模糊,手执战矛和石盾,仿佛傲啸苍穹。

“上古圣祇‘夸祖’,以力破天,创下古武之道。上古之世,夸祖传承称为‘武夫’,以武证道,伟力平天下!”

“五百年前,我大乾开国,武帝设立‘锦衣卫镇抚司’,改修行武夫为锦衣卫,尽归镇抚司统率。”

“直至如今,但凡被镇抚司赐予‘祇丹’,激发武道修行路的,皆称‘锦衣卫’。奉皇帝旨令,巡镇天下。”

曹无病的声音不大,但每字每句都是清晰入耳。

韩擎天恭敬俯首,认真聆听。

“你是我的亲兵卫队里,年龄最小的兵士。”

曹无病转头看向韩擎天。

“我原本以为,以你的资质,三颗‘祇丹’可激发修行武道血脉。但却没想到,只用一颗,你就成功踏上修行路!”

“这是你的造化!证明你天生就是武道胚子!”

“我是你的引路人,叩首三次,你就正式成为九品锦衣卫,我传你入门呼吸法。”

韩擎天点头,态度肃穆,恭敬对着壁画拜首。

三拜九叩之后,又拱手面向曹无病,隆重施礼。

“哈哈哈......不错,起来吧。”曹无病笑着摆手。

韩擎天起身,行礼道:

“卑职多谢曹大人提携,将来必不负厚望!”

“说哪里话。你用‘魔血秘果’换了八颗‘祇丹’,分一半给我,是我占了你的便宜。提携你是应该的!”

“况且你资质惊人,将来成就不可限量。我结个善缘,说不定将来还要承你的情份,哈哈哈......”

“大人言重了,卑职不敢当。”

“坐吧。”

曹无病示意,二人坐在内厅的石凳上。

“虽说我动用关系,换了八颗‘祇丹’。但如今‘魔血秘果’难求,确实也值这个价。”

“你孝敬我,我也不能亏待你。”

说着,曹无病手掌一翻,掌中多出一片三指宽的青玉符。

“此功法名称《小重山呼吸法》,虽不算什么高强功法,但我凭此功法获得目前成就。你若是修行,必有所获。”

韩擎天赶紧致谢,接过青玉符。

“我得了你四颗‘祇丹’的孝敬,晋升七品,毫无问题!”

曹无病笑呵呵说道,“或许不用多久,我便会调回帝京。在此之前,我栽培你做接班人。你要刻苦修行,不可辜负我的期望。”

韩擎天立即行礼:

“曹大人请放心,卑职必定奋勇攀登,不负厚望!”

曹无病微微点头,又取出一枚黄铜腰牌递给韩擎天:

“你已是九品,此乃锦衣卫镇抚司铜旗身份牌。”

“今日起,我擢升你为城防营百夫长。”

“《小重山呼吸法》切记每日勤修!”

“此地是我的练武厅,你可随时进入,无须通传。”

韩擎天抑住兴奋喜色,起身隆重施礼:

“多谢曹大人栽培!”

曹无病淡淡笑道:

“你要记住,咱们锦衣卫是天子亲卫。在洛都,咱们是听调不听宣。”

“武者之道,誓不低头!你不要弱了我曹某的名声!”

。。

离开地下练武厅堂,韩擎天回到自己的营房。

直到坐下,长出一口气,韩擎天再才嘿嘿傻笑。

幸福来得太快!

一颗‘魔血秘果’,居然换来如此多好处!

韩擎天虽然小有期待,但从未想到是这个大好局面。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以一颗‘祇丹’,成功激发武道血脉,引起曹无病的加倍重视。

“嗯,我要将这喜讯,告诉爹和大哥,还有姐姐。”

“从今以后,咱们韩家就是扬眉吐气!”

“哥,虽说你是我哥。但这个家,还得看我韩二!”

韩擎天嘿嘿的畅想着未来。

他将青玉符握在手中,正想观看呼吸法的门路。

忽然,房门被敲响。

一个兵士在外恭敬说道:

“天少,属下收到信鸽传书,是你那位大哥的私信。”

“哦?”

韩擎天顿时起身,开门接过兵士递来的信筒。

展开一看,纸上一行小字:

“望波茶楼,速来,有事。”

韩擎天立即收拾一下,出营上马,赶往望波茶楼。

望波茶楼是沉柯湖边最高的茶楼,若在茶楼上聚会,可俯瞰大片沉柯湖风景,是西城府最著名的所在之一。

约莫一个时辰,韩擎天噔噔噔来到顶楼天字号包厢。

沈炼正翘着腿,仰靠在锦榻上,一边酌着香茶,一边观赏窗外美景。无论湖山绿水,还是街上俏娇娘,尽收眼中。

“你是不是藏私房钱了?”

韩擎天一进门,就是劈头盖脸的问。

“此话怎讲?”沈炼莫名其妙地看着韩二。

“这个厢房的茶位,是十两银子一人。茶点、酒食等,另算!以我的俸禄,要不是陪曹大人,一年也不敢来一次!”

韩擎天语气严肃,凑上前低语:

“你要是嫌钱多烧得慌,分我一点,最近手头紧。”

沈炼不说话,掏出一百两银票,啪一声拍在桌上。

“拿去,不用谢。”

韩擎天喜笑颜开,赶快收起银票,又再追问:

“哥,你最近发什么财?变得如此豪横?”

“上阵兄弟兵,有什么财路,别瞒着自家兄弟啊!”

沈炼呵呵一笑,突然收起笑容:

“说正事,有人要杀我。”

“啥?”

“有人要杀我!”

韩擎天脸色一寒,刹那杀气布满眉间,沉声问:

“谁?你想怎么干?咱们不把他的脑浆子打出来,就不是韩家双煞!”

“不急,找你来就是商量这事。”

沈炼坐正,抬眼看了看韩擎天,不由得疑问:

“咦?我怎么觉得你这小子的气势好像变了?”

韩擎天嘿嘿一笑,抬手啪一声,把锦衣卫铜旗腰牌砸在桌上,傲然道:

“在洛都西城府,谁想搞你,先过我韩二这一关!”

............

三更送上,求推荐票!

求推荐票!求支持,谢谢各位读者大爷的打赏!

鞠躬感谢!!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