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皇帝从监狱种田开始

第三十三章 夜姬

  

“哥!”

韩擎天急步冲到沈炼身前,一把扶住。

“我没事......”

沈炼已经散去天魔之力,恢复正常,并且适时的显现出虚弱疲惫。

曹无病在此时也是负手缓步而入。

他那冷电般的目光,在沈炼身上打个转。

这也是沈炼第一次见到韩二的顶头上司。

“有一位前辈路过,出手惊走了那个蒙面女刺客......”

沈炼说出这一句话,嘴角的血沫又再溢出。

为避免更多麻烦,沈炼适时的逼迫自己变得更加虚弱,然后倒在韩擎天的臂弯里,昏了过去。

一个昏迷,即可省却解释,也能抵销怀疑和窥探。

果然,曹无病眉头一皱。

他几乎是脚步一点,已经近身。

扫了一眼沈炼的状态,曹无病淡然道:

“不妨事,只是被道术侵入躯体,痛感昏厥而已。”

韩擎天惊急交加,赶紧掏出两颗乌红的药丸,强塞进沈炼嘴里,一掌拍在沈炼胸前。

沈炼不由自主,咕咚一声吞了药丸。

瞬间药力化开,一股清凉注入内腑,之前受到的道术余震伤害,果然是清减了许多。

“曹大人,我带大哥去治疗。此地之事,就拜托大人了!”

韩擎天回头沉声道,一把扛起沈炼,大步冲出门外。

曹无病点点头,走到破裂的墙壁缺口前,查看环境。

韩擎天则是虎步生风,扛着沈炼像是扛沙包,火急火燎地冲到一匹骏马前。

先是小心翼翼将沈炼放在马背,然后自己飞身骑上,一抖缰绳,骏马立即便奔驰而去。

沈炼被颠簸得差点吐苦水,但为了远离曹无病,只得忍了。

不过片刻,骏马陡然放缓停蹄。

“炼子!”

“炼哥儿!”

韩通和韩菀星,从一个屋檐下冲过来。

韩擎天赶紧跳下马,沉声道:

“那刺客已经逃了,曹大人说大哥暂时无事,我带他去医治!”

韩通再才大松一口气,但仍是红着眼睛,一巴掌糊到韩擎天头上,破口大骂:

“你它娘的兔崽子!再若弃兄不顾,老子就没有你这个儿子!炼子若有三长两短,你还有什么脸活?”

韩擎天脸胀通红,垂头不敢说话。

韩菀星已是哭得梨花带雨,轻抚着沈炼的肩头。

感受这一切的沈炼,实在不能再装下去,立即虚弱的睁开眼睛,挤出笑容:

“叔父,菀儿姐,我没事,你们错怪韩二了。”

“哥!”

“炼子!”

一家人顿时惊喜,纷纷围在沈炼身边。

“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韩菀星抹着眼泪,盯着沈炼上下打量,关切的问。

“韩二给我服了伤药,我现在好多了。”

沈炼揉了揉被马背硌得生疼的胸口,下了马站好。

韩菀星赶紧扶住沈炼。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韩通抱拳向天,满脸都是感激。

“哥,还是不能大意。我带你回营,城防营的军医手段也是极好的。”

韩擎天也赶紧扶住沈炼的臂膀。

“还是回家吧,曹大人能来相救,已是有恩有义,咱们不能再去占用城防营的地方。”

沈炼靠在韩菀星的身旁,“回家休养,我好得快些。”

“行!”

韩通大声道:“回家,咱们一家人在一起,再多危难也能度过!走!”

当即韩擎天又将沈炼扶上马。

旁边的城防营兵卒牵来马匹,一家人护着沈炼,向着韩宅而去。

。。

远离德鸿楼的范围外。

曹无病纵身如飞,像是一支射出之箭,急速前进。

片刻后,他来到一个郊外的陡峭断坡旁,凝目观望。

“曹大人不愧是帝京锦衣卫镇抚司的高手,我如此销声匿迹,居然还是被你追上了。”

依然是充满野性魅力的声音,蒙面女缓缓在一块黑岩后现身。

“夜姬小姐,你在曹某辖下当街杀人,是想削一削曹某的薄面么?”

曹无病负手而立,凛然目光,盯着远端的蒙面女。

夜姬淡笑道:

“我想杀谁便杀谁,即使是帝京又如何?”

曹无病冷冷一笑:

“好,曹某身负守土安民之责,只能请教夜姬小姐的手段了!”

话音落,他遥向夜姬微一抱拳。

砰,曹无病脚下泥土飞炸,他整个人宛若凌空奔马,只是一晃身,便已迅速接近夜姬。

嗡——

曹无病左手成掌,右手成拳。

三掌三拳拍出,连绵无尽,刹那已是叠劲成浪。

比起韩擎天出手的气劲轰然暴烈,曹无病使出却是极为内敛。不仅气势弱了许多,甚至拳风都仿佛低微。

但是夜姬却如临大敌。

她没想到曹无病说出手就出手,而且速度比她想像的更快。

夜姬瞬间反应,左手双指和右手双指拈起。

一根若不可察的青丝在指间扯直,向前凌空一挡。

噗——

曹无病与夜姬之间,立即便炸起剧烈气浪。

气浪的声势并不大,但地面上的泥草砂石,尽皆被摧毁成粉,宛若犁开一条沟壑。

喀嚓,夜姬身后的大块黑岩,应声碎裂。

曹无病立足站住,冷声道:

“玄阴光魄,也不过如此。”

夜姬的脸上闪过一抹嫣红,显然是极力压抑余震,退了两步,讶异的瞧着曹无病:

“想不到曹大人又有精进!”

曹无病却不答话,再次抬手:“请!”

夜姬摇头道:

“我不跟你打,我若败了,你也难以收场。又何必呢?”

曹无病淡淡道:

“夜姬小姐既是不想与曹某为敌,为何要杀沈炼?”

夜姬语气中颇有怒意,说道:

“可真是奇怪!你也想保那小子,宝瓶寺也保那小子!到底他是什么人?”

曹无病一愣,不禁问:

“宝瓶寺?”

夜姬哼一声:

“方才若不是宝瓶寺的老僧薪陀出手,那小子哪能活命?”

曹无病顿时眉头深皱,半晌后再才说道:

“曹某不知宝瓶寺是何原因,但沈炼是曹某记名弟子的兄长。与情与理,曹某都不能袖手旁观。”

“还有,沈炼颇有才干,季知府也甚是欣赏,洛都总督府也递了沈炼的名单。如此干吏,怎能任由杀戮!”

夜姬也是诧异道:

“我只不过心血来潮,选个讨厌的小人物杀之。听你这么说,我挑了个最棘手的对象不成?”

曹无病没有回答,只是冷眼瞧着夜姬。

“你们越是这么说,我越是想瞧瞧,他究竟有什么能耐。”

夜姬手指一弹,瞬间脚下一片阴暗浓郁的雾影腾起。

曹无病目光一缩,倒退几步。

瞬间,雾影缓缓消散,夜姬已经离去无踪。

。。

檀香萦绕,禅音若隐若无。

一片素净的方丈静室内。

薪陀盘膝坐在蒲团上,面前正是穿着陈旧补丁僧袍的济慈方丈。

“替身法器?”

济慈方丈仍是靠在木榻边,皱眉道:

“师叔竟对他如此看重?居然赐予替身法器?”

薪陀也是带着疑惑道:

“若不是替身法器,他又如何能抵过‘玄阴光魄’的道术击杀?”

济慈方丈挠了挠耳垂,摇头笑道:

“他既是被师叔看重,咱们结个善缘,也是好事。听你说,这小子似乎已经深得‘龙象功’的精髓?”

薪陀沉眉,认真地点头道:

“不错,短短数日,他的血脉力量已经令人惊讶。我虽未练过‘龙象功’,但从他的力量上可看出,此子神力天赋惊人!”

“不过......”薪陀又再脸色犹豫。

“不过什么?”济慈方丈笑问。

“他的金刚铸体,和龙象功结合,兴许是柳师叔传授的另有门道......杀气过多,血气深重,与禅僧之道不符......”

济慈方丈听了,立即笑道:

“那不就对了么!当年那个弃徒天资卓越,修行血脉也是霸道无比。沈炼若同样如此,足以证明柳师叔倾注了心血栽培!”

薪陀一想,也确实是这个道理。

............

求推荐票!稳定更新,求票啊!

你的每一票都很重要,感谢你的投票!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