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皇帝从监狱种田开始

第二十七章 双煞守护(求推荐票)

  

灰雾弥漫,诡秘莫测。

渐渐有模糊人影在灰雾上显现出来。

沈炼冷静观察。

人影是一个头戴纱冠,穿着红袍宦官服饰的男子。

此人气质阴鸷,凛然生威,正对着台下跪着的十几个少年在训斥。

虽然灰雾并无声音,但画面可看出极压抑的氛围。

灰雾随即绕动,呈现出已经成年的蒋淦在进行盗窃、刺杀、偷窥情报等过往经历。

然后每次返回暗厅,蒋淦都要惶恐跪地,面对这位红袍宦官的指示。从画面上看,蒋淦就是被圈养的鹰犬。

灰雾继续滚动,蒋淦在深夜潜入湘绫记织造坊。

他的身手确实是匪夷所思,躲过机关阻碍,来到一间秘藏的地下室内。

整个地下室里,满是富丽堂皇的锦绣织造品。从品色和装饰上看,皆是皇家寿诞的献礼贡品。

沈炼看到这里,目光为之一凝。

因为蒋淦的行为看起来很古怪,他不偷也不抢,也不搞破坏。而是以非常认真的态度,检查着所有贡品。

片刻后,另有一个徐娘半老的女子进入。

二人交谈一番,蒋淦再次潜行离去。

灰雾继续滚动翻转,蒋淦隐藏在某个屋檐角落,暗自观察着下方。而在视线里,之前的徐娘半老女子,和三个蒙面人在交谈。

蒋淦看完全程,然后悄然离去。返回到暗厅后,又再跪下,向那位红袍宦官进行回禀。

宛若幻影般的画面逐渐淡化。

蒋淦头顶笼罩的灰雾,也烟消云散。

一切恢复如常。

此时此刻的蒋淦,仍是被沈炼扼住喉咙,钉在墙上,手脚挣扎,嘴里嗬嗬颤抖,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沈炼沉思灰雾上窥秘所见的内幕。

首先可以确定,贡品被盗,蒋淦有参与,但并非主犯。也可以说,蒋淦并没有盗窃贡品。

第二确定,织造坊有内应,嫌疑更大,就是那个徐娘半老的女子。

最后的定论,蒋淦是受人指使,只是棋子。

黑狱名单人员的弱点,代表着当前时间段,最在意、最害怕、最深藏的秘密,或者自己并不知道的缺陷。

蒋淦的弱点是‘福王宫掌印内宦’,那么出现在灰雾的红袍宦官,就是他最在意及最害怕的主使人。

“一个贡品案,居然能搞到如此复杂......”

沈炼腹诽一句,举起的大手甩下。

砰,蒋淦半死不活被砸在地面,溅起一片血。

散去天魔之力,沈炼回转身,看向费钰青:

“继续看管嫌犯,不要让他死了,也不能让他寻死。”

费钰青脸色尴尬:

“大人,卑职不擅医术......他已经快死了吧......”

“不懂就学,福伯虽不是刑司人员,但照顾私牢极有心得。有许多秘方,你要找福伯学到手,懂了么?”

费钰青立即欣喜,赶紧说道:

“懂了!卑职立即便去求福伯!”

“嗯。”

沈炼说完,看向鲍师虎:

“收拾一下,与我同去湘绫记织造坊。”

“是!”

鲍师虎抱拳回应,和费钰青一起匆匆离去。

。。

得,得,马蹄声奔踏。

沈炼当先在前,鲍师虎并缰随行,双骑飞驰。

前方不远就是锦绣街,也是西城府最大的织造聚集区。大大小小店铺林立,行人游客颇多。

其中占地最大的就是湘绫记织造坊,共有数间铺面、几座浆染房、织造内院、布料坊等一片建筑组成。

即使放在洛都广大区域,湘绫记织造坊也是一等一的世家。要不然,也不会年年有供应帝京皇室的业务。

“谁敢再进一步!我见一个打一个!”

炸雷般的声音响起。

沈炼举目一望,前面湘绫记的主楼门前,围了不少人。

有知府衙门的捕差,有兵司的兵丁,也有城防营披甲持枪的巡城兵卒。

沈炼赶紧扬鞭策马,迅速接近,跳下马走向人群。

“韩二!知府衙门刑司缉拿嫌犯,与你们城防营有何干?”

传出刘能气极败坏的声音。

鲍师虎拨开围观的人群,护着沈炼走进。

“哥?”

“沈炼?”

斗鸡般相对的刘能和韩擎天,都是转过头来。

“怎么回事?”

沈炼瞧瞧杀气腾腾的韩擎天,又望向湘绫记门前。

果然,十几个织造坊的姑娘,瑟瑟发抖被围在一起。另有一个徐娘半老的女子,叉着腰站在门前。

而被围的姑娘里,韩菀星也在其中,正好望见沈炼来到,柔美的脸上显出一丝喜色。

“我得到手下兵士禀报,刑司的人要把姐姐押回牢里审讯!”

韩擎天压抑着怒气说。

“你每天都派兵在湘绫记守着菀儿姐?”沈炼不禁诧异。

“是啊,怎么?不行吗?”韩擎天莫名其妙的看着沈炼。

行,你个护姐狂魔......

沈炼笑着摇头,然后转身瞧向刘能:

“刘大人怎么来了?”

刘能同样是压抑着怒气,沉声道:

“湘绫记杜娥老板上告刑司,贡品失盗那晚,这些女子撤离职守,个个都有私通盗匪的嫌疑!”

沈炼回首望了一眼叉腰门前的中年女子,原来她叫杜娥。灰雾窥秘里所见,和蒋淦有关联的就是她。

“贡品案,知府大人已全权交给我处置。”

沈炼淡淡道,“你们刑司的人可以撤了。”

刘能闻言大怒:

“沈炼,你以下犯上!刑司的事,什么时侯轮到你插手?”

“私牢专案,不归刑司。知府大人跟你说了吧?”

沈炼毫不在意,盯着刘能。

刘能脸色尴尬,但他毕竟是刑司主官,沈炼的职务按理说等同刑司副主官,差了半级。

“这些女子是否与你的专案有关,还须我押回去审问才知!何况杜娥报的是本官,也不是你沈家私牢!”

沈炼听了这话,笑道:

“刘大人,你这是明着跟我抢权?”

刘能冷冷道:

“本官才是刑司主官,刑狱之事,本官一言而决!”

沈炼只是笑笑,然后转身走到韩擎天身边,严肃的说:

“奉知府令,湘绫记有关人等,与贡品案有关。我请城防营帮我维持秩序,将嫌犯带走。”

韩擎天听了眼睛一亮,赶紧大声道:

“好!沈大人的要求,我非常同意!”

刘通惊怒交加:

“沈炼,你什么意思?刑司之案与城防营有何干?”

韩擎天狞笑,大手一挥:

“军令:协助沈大人带走嫌犯,其他无关人等,全部驱赶!违者格杀勿论!”

“得令!!”

韩擎天身后四五十个兵卒放声大吼。

城防营向来是不认道理,拳头最大,横行无忌。

轰——

围观群众,立刻就是炸窝一样慌忙散去。

城防营兵卒们抡起长枪,列阵散开。这群兵大爷的威势一发出来,管你是什么人,打了再说。

随同刘能前来的捕差和兵士,顿时惊慌大乱。

刘能眼见不妙,还想硬撑,怒喝道:

“无法无天!真是无法无天......”

话音未落,已经被手下扯走。

城防营一群兵大爷涌过来,刺骨的枪尖漫眼皆是,扎在身上少说也是一个血窟窿。

刘能带来的所有人,立刻都是鸟兽散,抱头乱窜。

韩擎天已经是纵上台阶,一手把杜娥扒开老远,伸手扶住韩菀星,小心翼翼走下来。

韩菀星身边的姑娘们,兴高采烈地跟随,跑进城防营的保护圈里。

被扒得站立不稳,几乎当场跌倒的杜娥,气得大骂:

“我要告官!!你们这群无法无天的腌臜货!”

“姐,这老婆子欺负你没有?我揍她一顿帮你出气!”韩擎天沉声问。

韩菀星摇摇头,盯了韩二一眼,韩二立即摸着鼻子讪讪住嘴。

“菀儿姐,没事吧。”沈炼赶紧凑了过来。

“你们韩家双煞在此,闹归闹,该打的打了,可别伤了无辜的百姓,知道么。”

韩菀星似笑非笑,低语说了一声。

“我们是正义之师,绝不会扰民,菀儿姐放心。”

沈炼笑吟吟的说。

韩擎天大手一扒,把沈炼扒开老远。

然后城防营列阵前行,护着一群姑娘远去。

沈炼黑着脸,看着湘绫记门前被清空。

他再才回过头,望向那个孤零零的杜娥。

杜娥仍在愤愤不平的咒骂,但却不敢发出声音。瞧见沈炼的目光,杜娥不禁打了个冷颤。

............

周一,三更!请投推荐票,支持本书!

感谢支持!鞠躬感激!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