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皇帝从监狱种田开始

第十六章 甩手不沾因果

  

“任务完成?”

沈炼得到提示,从发怔转为冷静。

之前触发的任务是‘追缉被暗杀事件’。

现在买凶杀人者刘大用,已死。

现场留下一件疑物,金色的‘花瓣’。

知府大人将其带走,并下令结案。

韩二认出‘花瓣’,说是和福王有关。

然后任务完成,代表‘被暗杀事件’追缉结束。

“那么我得到的结论:暗杀事件指向终端是福王?”

沈炼顿时觉得云里雾里。

他跟福王完全是八杆子打不着,丝毫没有关系。

况且在洛都来说,虽然总督是封疆大吏,权掌洛都东西南北四城。但众人皆知,福王才是洛都真正的主人。

做为当今皇帝的胞弟,福王就藩洛都,圣眷盛隆。

别说沈炼这么个芝麻牢头,就算是西城知府季知南,福王想要杀,也就一句话的事。

所以‘被暗杀事件指向福王’,沈炼觉得极其荒谬。

但是任务确实是完成了。

该得的奖励也得了。

“关我屁事,要来的还会来,想那多干嘛......”

沈炼腹诽一句,暂时把这个荒谬的结果抛开。

一群捕差们已经开始急忙收拾残局。

刘能和韩通,则是你瞪我,我瞪你,仿佛斗鸡一样。

“不行!”

刘能忿愤跺脚。

“我侄刘大用是捕房总捕头,岂能死得如此不明不白?不行,我要找知府大人问个清楚!”

说完,他立刻发足狂奔,匆忙离去。

韩通至始至终都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真它娘的!”

挠挠头骂一句,韩通走向沈大和韩二。

“你们两个兔崽子,跟这事没牵连吧?”

“我倒是真想揍死他,可没轮得上。”韩擎天冷酷摇摇头。

沈炼笑道:“知府大人都说结案了,跟我们没关系。”

韩通再才满意点头:

“那就好,你俩......”

话音戛然而止,他盯着韩擎天打量几眼,疑问:

“咦?二郎,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哪里变了?”

韩擎天嘿嘿一笑。

凑近韩通耳边低语几句。

“啊!!”

“当真!!”

韩通激动得头皮发炸,差点当场跳起来。

四周忙碌的捕差们,皆是莫名其妙地望过来。

“大喜!大喜!今晚不醉不归,痛饮千杯!”

韩通又是得意,又是兴奋,抓着胡子嘿嘿闷笑。

“爹,我才刚入门,趁此时机要潜修奋进!这些天就不回家了,有事去城防营找我。”

韩擎天打个招呼,转身快速离开。

“叔父,我也刚收几个新囚犯,就不陪您啦。”

沈炼也打个招呼,急匆匆溜走。

“这......两个兔崽子!”

韩通吹着胡子,哼道:“老子自己去喝个痛快!”

。。

知府衙门内事堂。

刘能在外踌躇了大半天,最终仍是一咬牙一跺脚,走进内事堂。

到得堂内客厅,刘能顿时一愣。

季知府陪着城防营统领曹无病,正在低语交谈。

“卑职见过季大人、见过曹大人。”刘能赶紧行礼。

“嗯,有什么事?”季知府拿眼瞥一下刘能。

刘能咽下一口唾沫,硬着头皮道:

“大人,卑职的侄子刘大用,死因应该是和沈炼有关......”

话音未落,被曹无病打断。

“刘刑司,曹某听说沈炼和韩擎天二人,当时皆在案发现场?是不是?”

刘能愕然,不明白曹无病为何知道沈炼。

“韩擎天是我麾下百夫长,九品锦衣卫。刘刑司,你倒是说说,如若他二人要杀刘大用,会不会是这个结果?”

百夫长?锦衣卫?修行者?

刘能满脑子都是问号和惊诧。

季知府显然是对刘能不报而入,感到厌烦,面无表情说道:

“刘能,你禁足之时,沈炼已被擢升刑司专案官。今后他直属本官内事,不归刑司。”

“刘大用身亡之案已经了结!你若再继续纠缠沈炼,胡搅此事,本官可饶不了你!懂了么?”

这句话顿时让刘能冷汗淋漓。

专案官?不归刑司?直属知府?

刘能感觉自己禁足几日,一出来整个天都变了......

“卑职惶恐,卑职不敢!”刘能赶紧跪下行礼。

“结案之事,本官自然会有交待,你下去吧。以后再来,无通传不得入内。”

“卑职告罪!谢过季大人、谢过曹大人......”

刘通边说边退,抹了抹汗,立刻灰溜溜地离去。

曹无病对此视若不见,只是拿目光盯着桌面。

桌面上,放着那片残缺的,淡金色的‘花瓣’。

“季大人做得好,此事速结速了,不要声张。望江茶楼也要安置妥当,禁绝此事任何传言。”曹无病低语道。

季知府面有忧色的点点头:

“曹大人出自帝京,对宫中事多有耳闻。还请曹大人指点一二,给季某提个醒,季某感激不尽!”

曹无病指了指‘花瓣’底部纹路:

“国师座下的‘莲花道子’,黄莲是九品道术师、白莲是八品、青莲是七品。”

季知府凝视‘花瓣’底部,果然萦绕着许多青丝。

“福王殿下的暗谍,据我所知,有不少‘青莲’,也就是七品道术师。想要抹平望江茶楼轻而易举,何况杀几个小人物?”

季知府听了深深皱眉:

“我也是瞧出和福王有关,所以立即下令结案。若是牵连到福王宫中暗谍,无论大小事,皆是祸事。”

曹无病也有同感,低语道:

“魏公公圣眷盛隆,福王同样圣眷盛隆。他们两家打架,咱们这些小鱼虾遭殃......所以,但凡沾到,赶紧甩手莫问!”

“好!”季知府眉头舒展,拱手道:

“有劳曹大人来一趟,季某心中安定了许多!”

。。

马蹄声声。

沈炼返回沈家老宅,已经是接近入夜。

刚刚推门而入,就听到一阵阵欢笑声。

“少爷!”

远远的沈禄福已经迎上前,笑道:

“少爷快来,鲍师傅大显身手,今晚整治一席。”

“哦?”沈炼正好饿了,立即眼中一亮。

柴房门前,摆了张小酒桌。

费钰青和鲍师虎并肩站起,向沈炼行礼。

“坐坐坐,不必拘礼。”

沈炼笑呵呵坐在木凳上,扫眼桌上摆好的菜肴。

果然是色香味俱全,还有一坛花雕酒刚刚启封。

“宅中的食材不多,卑职已经和福伯说好,明日便去采购一些回来。”

鲍师虎为沈炼倒酒,“手艺不精,略微整几个小菜,沈大人不要见笑才好。”

沈炼拈起筷子,每样小菜吃了几口,竖起姆指笑道:

“不错不错,以后我们都有口福,要多谢鲍师傅才是!”

鲍师虎得到赞赏,更是喜气洋洋。

其实在沈炼看来,这个世界的菜肴要说做得好,最多也只是保持鲜美原味而已。花样很少,调味品更是贫乏。

“或许我可以在沈宅旁边,开个高档私厨?”沈炼一边嚼着小菜,一边胡思乱想。

沈禄福知道沈炼不爱喝酒,招呼着费钰青和鲍师虎共饮。

再加上沈炼没什么架子,不过片刻,酒桌上其乐融融。

酒过三昧,各人的性格就开始显露。

费钰青出身山野,经历事多。又吃过‘魔血秘果’,脑子敏捷,能说会道。

鲍师虎敦厚豪迈,见杯即干,言语中有侠气。

忠仆福伯则是精明老练,说什么都滴水不漏。

沈炼一边小口抿着酒水,一边有些恍惚地瞧着眼前这一切。

从小牢头开始,直到此刻,他终于有了自己的班底。

“一个十有八九是‘盗匠’修行血脉,只要压制了血毒,再搞到合适功法,就能成长......”

“一个是菜刀玩出绝技,不知是什么修行血脉。是喂一颗‘魔血秘果’呢?还是搞到‘祇丹’帮他激发修行路?”

“如果培养出费钰青和鲍师虎,那我又多了两个可转换的身份。嗯,看来是时侯跑一趟洛都黑市......”

“我现在又有一张‘抽奖十连抽’,不知道手气怎么样。要是能再抽到‘魔血秘果’或功法秘籍,那就完美!”

“私牢里三个囚犯,再过两天就能知道底细。距离主线的一万两银子任务还有缺口,希望这三个犯人能给我一些惊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