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皇帝从监狱种田开始

第二十六章 一言不合拔刀(求推荐票)

  

下到地底私牢。

沈炼一眼就看到费钰青在‘舞蹈’。

这两天没见费钰青,他居然没有穿刑司公服,而是换了一套浅色儒生袍,显得姿容倜傥。

费钰青见到沈炼,立即停止手舞足蹈的动作,躬身行礼:

“卑职参见大人!”

沈炼上下打量,怎么看都觉得费钰青很别扭。

这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似乎眼前这个小白脸,变得更加小白脸了。

“怎么?卑职是不是犯什么错了?”

费钰青带着小心,忐忑的问。

沈炼揉了抒眼睛,又摇了摇头:

“呃......你......怎么......”

站在一旁的鲍师虎凑近前,低语道:

“大人是不是觉得青蛇儿变样了?”

“确实是有点不同......”沈炼点点头。

“他自从修行‘玄机百变’,身段变得妖娆,人也变漂亮了,还喜欢手舞足蹈的琢磨动作。”

鲍师虎一脸憋闷的神态,如实禀报。

“玄机百变,乃是感悟市井百态、千人千面的绝学。有利于我潜形换影,出入无碍。你这厨子懂什么......”

费钰青横了鲍师虎一眼。

但这个动作,却显得更是娘气十足。

沈炼打了个冷颤。

他赶紧不再关注这个问题,坐到审讯席的椅子上。

费钰青已经殷勤地取来了囚犯案卷。

沈炼取出蒋淦的案卷,仔细阅看。

据案卷陈述,蒋淦是个江湖惯偷,半月前流窜到洛都西城府,摸到湘绫记织造坊进行偷窃。

恰巧织造坊因为上次贡品被盗,加强了警戒。

所以蒋淦失手被擒,被捕入狱。

后来因调换监牢,被押入沈宅私牢关押,直至如今。

但在昨天,湘绫织造坊老板再次告上知府衙门,说坊内新一批贡品被盗,要求重新审讯之前被捕的嫌犯。

看完了案卷,沈炼细细思索。

从案卷上来说,蒋淦的罪很轻,也就是盗窃而已。

更何况蒋淦是被捕入狱数日后,湘绫记织造坊再才上告知府衙门,说贡品被盗。

之所以蒋淦被重新定为嫌犯,是因为最近时间,也就只有他摸过织造坊,因此被捕,所以怎么说也脱不开嫌疑。

“如果不是我发现他的弱点,那么这个案子他肯定就蒙混过了关。”

“高额的悬赏,代表着他造成的破坏。而福王宫的背景,让他有更大嫌疑。况且,他还是个隐藏的修行者。”

“种种现象表明,这个蒋淦,绝对跟贡品再次被盗有重大关联。”

“福王宫为什么要搞织造坊的贡品?”

“或者说,蒋淦是私人行为,还是受福王宫指派?”

沈炼结束思考,站起身,在费钰青和鲍师虎陪同下,来到关押蒋淦的牢房。

牢门打开,躺在阴暗角落里的蒋淦,抬起头望过来。

这是个精瘦干枯的中年男子,样貌普通,属于扔进人堆里难以察觉的类型。

砰,鲍师虎拿进椅子放下。

沈炼坐在椅上,漠然的目光瞧着爬起身的蒋淦。

“小民拜见大人。”

蒋淦似模似样的拜首,举止上完全就是个普通人。

“你可知罪?”沈炼平淡的问。

“大人,小人知罪!下次不敢偷窃,望大人饶命。小的上有老母,下有孩儿,家中实在贫穷......”

“废话就不要说了。”

沈炼打断他的话,以漠然口气问道:“你从福王宫出来,谋害湘绫记织造坊的事,我已经查得清楚。”

蒋淦没有丝毫的慌乱,只是埋头磕首,惶恐道:

“小的不知大人说的是什么。”

心理素质还挺高......沈炼观察着蒋淦的动态。

「蒋淦的忠诚降低20%,当前忠诚-20%;」

一段细微提示,被沈炼获知。

这证明蒋淦已经对沈炼产生了敌意。

异常的心理波动,足以证明蒋淦心中有鬼。

沈炼回头看向鲍师虎,微笑道:

“你的剑意练得怎么样了?”

鲍师虎一愣,赶紧回答道:

“禀大人,卑职练得颇有心得,感激大人栽培!”

“把他的右手姆指,切下来。”

沈炼伸手,指着蒋淦,脸色平静的说。

蒋淦听了顿时愕然抬头,怨毒地盯着沈炼。

鲍师虎对沈炼的忠诚已经达到崇拜,立即领命。

上前一步。

锵——

乌光菜刀跳出,震发金铁之音。

蒋淦没想到鲍师虎说动手就动手,刹那间犹豫了一下,毕竟他的身份是普通人。

刷,极微的刀光掠闪。

也就这眨眼瞬间,蒋淦从瞪眼变得惊诧,然后从惊诧变得震骇,最后抱着右手,一声惨烈痛呼,跌坐在地。

血迹从蒋淦的掌间渗出。

一颗大姆指已经掉在地上,切口无血平滑。

鲍师虎后退一步,菜刀早已收回。

“我再问你一句,你从福王宫出来,为何要谋害湘绫记织造坊?说,还是不说?”

沈炼端坐椅子上,冷淡的瞧着蒋淦。

蒋淦痛得满头大汗,额前青筋乱蹦,但仍是咬牙切齿,带着哭腔道:

“大人,小的是江湖贫民,无奈再才偷盗。你所说的,小的真是听不懂啊!”

“再把他的左手姆指切下来。”沈炼又伸手一摆。

鲍师虎踏前一步。

蒋淦惊得头皮发炸,立即跳起来,大吼道:

“大人!你怎能动用私刑!!不合规矩!!”

但话音未落。

刷,乌光菜刀掠闪。

蒋淦已经不再掩饰,腰身一扭,宛若游鱼般避过。

鲍师虎继续半步上前,菜刀再次如风如电劈斩。

蒋淦使尽浑身解数,整个人宛若无骨之身,绕着菜刀翻转如飞。居然每一次都是险险避过,没被斩中。

鲍师虎恪守沈炼的命令,只切手指,不杀人。

五个回合之后,蒋淦已经逼得走投无路。再若闪避,就只能冲撞沈炼。但沈炼身边站着费钰青,虎视眈眈。

“我招!我招!”蒋淦气极败坏的大吼。

沈炼将手一举。

鲍师虎停手,后退一步,菜刀已经收回。

“你们都是修行者???”

蒋淦大口喘息,右手断指上还在飚血。他怨毒地瞧着沈炼,满头满脸都是汗水和忿恨。

“你从福王宫出来,为何要谋害湘绫记织造坊。说,还是不说。”沈炼仍是这句问话。

蒋淦快被逼疯了,脸上青白交加。

“你问的这些,我一概不懂!”

蒋淦的眼眶瞪得通红:

“我在这里若有三长两短,你应该知道后果!我奉劝你,有些人有些事,你惹不起!”

“把他的右臂切下来。”沈炼再次摆手。

蒋淦气得差点吐血。

鲍师虎已经上前一步,菜刀再次跳出。

“你真要鱼死网破......”

蒋淦奋力大吼,但刀光已经袭面而来,硬生生把他的话逼了回去。

刷——

刷——

蒋淦拼尽全力闪避。

但费钰青此时也出手了,一个纵身,宛若残影。

蓬,脚尖如铁锥,蹬在蒋淦肋下。

蒋淦的身体顿时一歪,乌光菜刀已经切斩而下。

噗,血水喷溅。

一条右臂掉地。

蒋淦惨叫,抱着肩头伤口跌倒,浑身发颤,痛得厉声大喝:

“啊......会有人替我报仇!老子死也不开口!”

沈炼起身,只是一跨步,已经来到蒋淦面前。

他微动血脉之力。

瞬间,天地伟力加身!

沈炼的右手满是虬结筋骨,变得血气弥漫。

大手一张,沈炼扼住蒋淦的喉咙,高高举起,钉在墙上。

费钰青和鲍师虎又惊又喜。

他俩万万也想不到,沈炼居然已经晋升修行者。

“蠢货,你不说,就是弃子,死也无人知。但若是说了,就有被保护起来取证的可能。”

沈炼低语嘲讽,盯着蒋淦,也不准备等他回答。

提取‘弱点窥秘卡’,覆盖蒋淦的名单。

瞬间,只有沈炼可见的灰雾,开始笼罩蒋淦头顶。

............

周一,三更!求推荐票!

请把你的推荐票都砸给我,感谢!鞠躬感激!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