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皇帝从监狱种田开始

第二十四章 龙象般若

  

济慈方丈回入檀木桌旁坐下,捻着手中的乌红串珠,沉眉凝思,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约半个时辰,一个眉毛灰白,眉尖耷拉到脸颊的六旬老僧,悄然无声地走入,合掌道:

“方丈,藏经阁的‘龙象功’并不适合新晋的禅僧修炼,为何要启用?”

济慈方丈指了指木榻:

“薪陀师兄,坐下再说。”

名唤薪陀的老僧点头,坐下看向济慈方丈。

“我师叔方才来过,已经离去。”

“啊?”

薪陀满脸惊讶,“柳师叔怎会踏入宝瓶寺?”

济慈方丈摇摇头:

“我也疑惑得很。当年宝瓶寺初建,师叔还曾来大闹了一场。若不是师父拦着,他几乎把宝瓶寺当场就拆了......”

薪陀来得晚,并不知这个前因,叹道:

“听说柳师叔在洛都有一件恨事,因此导致晋升三品境失败。宝瓶寺建在洛都,估计他并不想在此地再沾因果......”

济慈苦笑道:

“所以我便将师叔的分身图画,让阖寺僧众都看过。谁若见到师叔,立即避让。哪知,他居然亲自又来了......”

“所为何事?难道是‘龙象功’?”薪陀疑惑的问。

“若我猜得无错,师叔仍对那个弃徒念念不忘。所以想再寻个衣钵传人,修行他推崇的魔躯之变。”

薪陀听到此言,立即皱眉:

“佛国祖庭已经禁止此道,师叔当年被那弃徒害苦了,为何仍是如此执着?”

济慈方丈却无所谓地抓了抓串珠,咧嘴笑道:

“上古圣祇不在世,当今世间‘亚圣’唯尊!七大修行派系,皆在求变。若能踏出一条不同的路,即便再执着,也是值得!”

薪陀脸色变了变,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了。

济慈方丈摇摇头:

“薪陀师兄过迂了。你好好想想,咱们禅僧之道,最近数百年,在初谱功法上选择‘龙象功’,最终有所成就的,都是些什么人?”

薪陀的脸色再变。

确实,‘龙象功’虽然被祖庭禁绝了,但曾经执着于修炼此功法,最终逐步晋升的那些前辈,个个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远的不说,单说那个弃徒。师叔在他身上倾注无数心血,虽然最终结局不算好。但他毕竟为祖庭立下惊世大功!”

济慈方丈话音未落,薪陀赶紧劝道:

“方丈慎言!”

“咄!”济慈方丈嗒了下嘴,继续无所谓地说道:

“怕什么?无非是入魔罢了。他始终是禅僧,始终是人族,有什么不能说的。况且他只是叛离,又未做什么伤害天地气运的事。”

薪陀摇头苦笑,没有接话。

济慈方丈仍是说道:

“龙象功,嘿嘿,‘圣祇释祖’擒伏天龙,以大智慧留下一篇初谱功法,咱们禅僧却个个避而不练,真是笑话。”

薪陀终于忍不住道:

“方丈,‘龙象功’确实是有大隐患!你所说成功者,毕竟是少之又少。而且前路也确实断了,所以祖庭才禁绝。”

“修行此功,相当于把人族当作十凶来熬炼,近乎魔道!即便能练出名堂,那还算是我禅僧同道么?”

济慈方丈只是笑笑,也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说道:

“师叔看中的人,咱们暗自观望便了。若是成器,就默默支持。若是不成器,自然有师叔收拾,咱们也帮不上忙。”

薪陀皱了皱眉,也没想多说,叹了口气。

。。

沈炼匆匆离开宝瓶寺。

一路策马疾驰,赶回沈宅。

坐到卧室床头,再才长出一口气。

今天这番经历,实在有些冒险。

不过已经做了,至于后果如何,还有待观察。

但从济慈方丈的反应来看,结果应该是不会差。

“柳随风?师叔?”

沈炼挠了挠头,百思不得其解。

既然是修行禅僧,那自然是个和尚。

怎么弱点是:人妻?

难道这个柳随风师叔不是和尚?

但从未听说过‘释迦祖庭’的大人物,达到四品可怕境界的禅僧,居然不是和尚的......

当然,沈炼也觉得可能是自己孤陋寡闻。

只是这个柳随风确实是令人难以理解。

沈炼想不明白,也就不再胡思乱想。此人被困在西海佛国祖庭,远隔万里之遥,确实是他无法揣测的。

况且这个身份对他有利,以后谨慎使用就行。

“不知道那个所谓的‘龙象功’,能不能对我有所启发......”

沈炼之所以起意,是因为确切能感受,自身的天魔之道,和禅僧的力量有共通之处。

但这个感受也无法与他人探讨,只能自己摸索。

那么首先搞一套禅僧特殊的功法,先看看行不行。

如果行,那自然是好得不能再好。

如果不行,他预计也能得到一些知识,不算亏。

了却这个心愿之后,沈炼盘膝坐在床上,反复调息着体内的血脉之力。

也就是一时起,一时落,掌控灵活。

每个初踏修行路的,都要经历这个阶段。

但是七大宗派有初谱传承,比如费钰青可以修炼‘玄机百变’、鲍师虎可以修炼‘剑意真解’、韩擎天可以修炼‘纯阳呼吸法’......

“我却只能一会涨大,一会缩小,自己玩自己......”

沈炼自嘲,他此刻就像是一只蛤蟆喘气,血脉动用,身躯即壮大。血脉停止,身躯即回缩。

不过这种做法,沈炼觉得也有好处。

起码能感到周身肌骨在增强,被体外的清风萦绕在滋补。即使什么也不练,就这么运行血脉,也有可喜的成长。

或许这就是天魔之道,与众不同之处......

时间缓缓过去。

窗外天色接近入夜。

忽然,卧室房门被敲响,沈禄福在外说道:

“少爷,有位宝瓶寺的小师父,说要见你。”

沈炼一听,顿时一激灵,跳起身来。

他赶紧来到宅门外。

果然,之前见过的小沙弥,恭敬站在台阶旁。

“沈炼施主,这是我寺方丈交给您的礼物。至于原因为何,小僧也不知,想来沈炼施主应该是知道的。”

“还请施主收下,小僧也好回去禀报。”

看着小沙弥递上来的软皮袋,沈炼心里暗自欣喜。

“有劳小师父!”

沈炼也不多说,礼貌地接过。

小沙弥双掌合什致礼,然后转身快步离去。

“咦?少爷,宝瓶寺与我们沈家有什么关系?”

忠仆福伯满脸诧异的问。

沈炼嘿嘿一笑:“或许是我上过香,他们有回礼。”

也不等福伯是什么反应,沈炼匆匆赶回卧室。

打开软皮袋,里面是三瓶色彩斑澜的药液,以及一枚骨头磨成的骨符。

沈炼拈起骨符,血脉微动,精神意识灌注入内。

轰——

“龙象般若,夺天地伟力,以身饲魔!”

一段玄奥文字,雷霆般响彻沈炼的心间,久久回荡。

............

稳定更新!求推荐票!

求票,请支持本书,感谢你的大力支持!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