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皇帝从监狱种田开始

第九章 大郎二郎

  

嗯?

怎么回事?

沈炼飞身下马,急忙冲入韩家宅院门前。

“都滚!再敢来呱噪,我见一个打一个!”

一声怒喝,宛若闷雷炸响。

韩家宅院里,几个花枝招展的媒婆,抱头而出。

砰铛——

又有几个彩礼物件,扔出来砸在沈炼脚边。

围观看热闹的街坊们,也是担心沾到火花,赶紧边说边笑地散去。

沈炼记忆里,似乎见过这一幕。

但是原主自幼木讷沉闷,关于这种现象有些记忆模糊。沈炼挠了挠头,只得举步而入。

穿过韩家外院,立即有个家仆满脸堆笑迎上前:

“炼哥儿来啦!”

沈炼点点头,低语问:

“怎么回事?”

这个家仆凑近前小心翼翼回道:

“是天少和菀星小姐也回来了,正巧有媒婆上门提亲,所以......”

沈炼回忆着旧事,点点头,踏步进入主宅。

“沈炼,你不在监牢做事,跑来做甚?”

主宅门前,站着个身长九尺,容貌冷峻,气质英武的青年,冷眼瞧着沈炼。

“是炼子来了吗?进来吧。”

传出韩通略显疲惫的声音。

沈炼瞧了瞧眼前仿佛门神似的青年:

“韩二,你又动手打人了?”

“我自家的事,要你管?”韩擎天语气冷酷。

话音未落,门后走出一位身穿浅绿纱裙,身姿婀娜,气质温婉如玉的女子。

她默默盯了韩擎天一眼。

韩擎天立即就摸了摸鼻子,讪讪退开一边。

“炼哥儿来了,进来吧。父亲一直念念不忘,担心你在监牢办事,独木难支。”

韩菀星语音轻柔,容颜娴雅,微微一笑。

沈炼恍惚了一下,赶紧拱手回礼:

“菀儿姐!”

对于韩家的一儿一女,沈炼此刻亲身所见。

感觉和记忆映像就有些不同。

原主自幼在韩家长大,十二岁时,韩家主母因病早逝。所以就相当于一家三个男丁,全靠长女韩菀星操持家务。

韩菀星比沈炼大三岁,弟弟韩擎天和沈炼同年小月份。

所谓长女若母,韩菀星少女早慧,知书达礼,一介弱女子照顾三个粗笨爷们,却将家宅治理得井井有条。

沈炼和韩擎天是从小打到大的对头。

但对这位亲如姐姐的女子,是发自内心的尊重。

从前或许不觉得,此刻亲身所见,再才感觉韩菀星明眸秀眉,气质雅致,有一种赏心悦目的美感。

“想什么呢......”沈炼暗自嘀咕,差点扇自己一下。

正所谓最了解你的永远是敌人。

韩擎天瞪眼盯着沈炼,怒意冲冲吼道:

“你愣着看什么?是不是想挨揍!!”

护姐狂魔,我招你惹你了......

沈炼腹诽一句,走上主宅台阶,擦着韩擎天的身子入内。

“叔父!”

沈炼行礼,眼前所见的韩通,脸色似乎有些不好。

“坐吧,衙门的事怎么样了。”韩通摆摆手,神态上不仅疲惫,而且愁眉紧锁。

“知府大人让我安心处置私牢,若有功劳,以后就不用受刑司调遣。”

“啊?”

韩通一愣,脸色激动。

“这么说,知府大人是允许你独立审讯办案?”

沈炼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就凭你?”

韩擎天听了转过身,冷眼打量沈炼:

“沈炼,你什么时侯开窍了?没有我爹的照拂,你能独立办案?”

沈炼看也不看韩擎天,只是淡然道:

“韩二,我是你哥。我十六岁入衙门办事,你那时还在家里等哥哥带饭给你吃。”

韩擎天气得眉毛乱跳,但事实如此,反驳不了。

沈大郎和韩二郎从小一起长大,男男相撞,从小打到大,谁也不服谁。

再加上护姐狂魔的本质加身,韩擎天每次见到沈炼就有气。

不过二人不是兄弟却胜似兄弟,斗嘴归斗嘴,感情还是亲厚。从小一起维护姐姐,对外兄弟上阵,从不吃亏。

韩通自己就是个粗胚,教出来的俩儿子可想而知。

“吵什么吵?现在是谈公事!”韩通拿眼一瞪。

沈大和韩二互看一眼,都是闷哼一声。

“沈宅私牢有三间,我打了刘能那个混帐一顿,知府大人估计不会为难你。最多送一个犯人给你,做个样子。”

韩通抓了抓颌下的胡须,皱着眉说道。

“送了三个。”沈炼低语道。

“啊?”

韩通啧啧摇头,叹气道:

“也还行,只要你认真做事,看管几日。等我禁足解除,再找个理由把犯人提走。”

“已经提走了。”

“啊?”

韩通一愣,不由得狐疑道:

“私牢提走犯人,必须结案交清,手续齐备。知府大人为何又匆匆提走?是担心沈宅的旧牢不安全么?”

“三名囚犯的案子全都结清了。”

“啊?”

韩通听了目瞪口呆。

半晌过后,韩通再才低语问:

“谁帮你的?”

沈炼笑道:“我自己侦破的。”

“你?”韩通瞪大眼睛。

“你能行?”韩擎天也是瞪大眼睛。

“这......”韩菀星一直沉默倾听,此刻也是掩嘴轻呼。

恰在此时,门外的家仆匆忙进来,恭敬道:

“老爷,有位军爷求见。”

韩通脑子里一片迷糊,半晌才哦一声。

家仆立即出外迎人。

片刻后,之前带兵进沈宅的校官,踏步而入,对着沈炼抱拳道:

“沈大人,知府大人有令:即日起擢升沈炼为刑司专案官,私牢独立。不归刑司,直属知府内事。”

说着,堆着笑容又道:

“委任令已经下到沈大人府上,只因寻不到沈大人,所以卑职询问后前来报喜!稍侯晚间,还请大人回府,接收新的囚犯。”

韩通听了惊喜交加,顿时跳脚而起:

“康安!!”

那个家仆慌忙而入。

“打赏打赏!多谢这位军爷前来报喜!”

校官笑得合不拢嘴,赶快谢道:

“多谢韩大人,多谢沈大人,卑职冒昧前来,实在是叨扰叨扰......”

家仆康安塞了银票,校官再才喜气洋洋地告辞。

“哈哈哈哈......”

韩通哈哈大笑,搓着手上前,猛地一拍沈炼:

“好样的!老子当初就觉得你年青有为,干得不错!得了知府赏识,将来刑司主官非你莫属!”

“爹,您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

韩擎天梗着脖子,不服气地嚷道。

“怎么了?现在炼子平步青云,事业干出成就!你是老子的亲儿子,到如今还在城防营厮混,老子说什么了?”

韩通一瞪韩擎天,吹着胡子怒目而视。

“曹大人说我的资质足以过关,只是申请‘祇丹’困难。再磨砺半年,就能进入锦衣卫镇抚司!”

韩擎天一步不让,沉声大喝。

沈炼听到‘祇丹’和‘锦衣卫’,眉头一动。

旁边盈盈而立的韩菀星,此刻再才轻柔低语:

“父亲,炼哥儿晋升乃是家宅之喜,二郎有望进入镇抚司也是喜事。双喜临门,我去整治宴席,咱们家好生团聚,共饮一杯可好?”

“好好好,还是菀儿想得周到!”

韩通乐得大笑,顿时就忘了和亲儿子争吵。

韩擎天一听姐姐出声,只得讪讪闭嘴。

半晌无语的沈炼,琢磨之后,突然低语道:

“韩二,或许我能帮你搞到‘祇丹’。”

“什么?”

“你?”

韩通和韩擎天同是一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