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皇帝从监狱种田开始

第三十二章 玄阴光魄

  

蒙面女只是轻抬手指。

五人爆头立毙!

这已经不是世俗可以理解的杀人。

这是道术!

韩通勃然大怒,厉喝道:

“洛都也有王法!你是哪来的邪祟,敢在洛都行凶作乱!”

他吼了一嗓子,手中已是抡起座椅,猛力掷去。

蒙面女看向韩通,手指一屈。

“爹!”

韩擎天宛若一股旋风,急速冲到韩通身前,一肩撞开韩通。

刹那之间,韩擎天已经左手为掌,右手为拳。

以极尽之速度,劈出三掌,打出三拳。

三掌三拳宛若层层叠加,爆发出翻浪般的气劲。

砰——

韩通扔出的座椅,顷刻碎化成粉。

而韩擎天却是嘴中溢血,噔噔噔大退几步,脸色一红,哇的又是吐出一口血水。

此刻在他的胸前,却已经出现碗口大的焦痕。

像是被火灼一样,衣衫碎化,胸膛肌肤上一片焦黑。

而被撞开的韩通,却是额前发丝烧焦,惊魂未定。

若不是韩擎天这一撞一挡,恐怕韩通已经被某种诡异力量爆头杀死。

“二郎!父亲!”

韩菀星惊急失色,正要起身奔去。

一双沉稳大手将她按住。

沈炼微一运力,将韩菀星带到身后,又再一伸手,将韩通也带到身后。

此刻的沈炼已是激发天魔之力。

他周身上下,筋骨虬结,躯体增涨。每向前一步,即是杀气腾腾,血气弥漫,周边任何人都要为之窒息。

“想不到曹无病的‘六阳拳罡’都传授给你,对你可是真好!”

蒙面女瞧着韩擎天:

“我不杀你,你走吧。”

她的目光转向沈炼,眼眸中闪过一片诧异:

“咦?你居然晋升九品禅僧,这是金刚铸体之法?嗯?却又不怎么像?”

韩擎天也回头,看见沈炼的形象,顿时惊讶:

“哥?你这是?”

沈炼又再伸手,把韩擎天扒到身后,不回头的沉声道:

“走!带叔父和菀儿姐走!”

韩擎天惊怒道:

“上阵兄弟!我怎能弃你而去!!”

“我死不了,你再不走,全家都活不成!”沈炼冷冽地盯了韩擎天一眼,随即再踏一步,面对蒙面女。

蒙面女饶有兴致地瞧着,指尖微动,一根若不可察的发丝,在指头萦绕。

韩擎天脸色胀红,仿佛要滴出血来,他悲吼一声,一把挟住韩通手臂,一把牵起韩菀星,快速奔去。

只留下韩通和韩菀星的惊叫:

“炼子......”

“炼哥儿......”

此时此刻整个德鸿楼,已经是炸了窝,一片喧闹。

蒙面女却是毫不在意,打量沈炼一眼:

“小小九品,真的不怕死?我让你不跑,你却真的不跑。嗯,你这人倒是颇有勇气。”

沈炼不断地催发血脉之力,将全身状态调到最高。

他很明显也能看出,眼前的蒙面女,绝不是九品,也不是八品,至少也是七品道术师。

面对如此强敌,光有勇气有屁用。

沈炼依靠的是‘致命闪避卡’,实在不行,‘破壁一击卡’也要毫不犹豫用出。

最多能有三至四次活命机会!

只能拼一把,拖延时间!

毕竟这里是洛都,七品道术师虽强,但也不能当街毫无顾忌杀人。

城防营、总督府、福王宫,都有守土安民的职责。

“你不见得能杀死我,不如赌一把怎么样?”沈炼突然说道。

蒙面女却是摇头:

“你实力低微,我与你打赌自降身份?杀你只是顺手而为,如若一次死不了,那便多杀几次。”

沈炼的脸一黑。

这也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女子......

蒙面女话音落,手指一屈。

沈炼心头警兆大起!

他终于亲眼见证,这蒙面女是以什么杀人。

有一滴宛若太阳光斑的闪亮,在沈炼眼前闪耀。

在这个瞬间,一切耀眼欲盲。

沈炼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凭借本能,发动全身血脉力量,天地伟力加身,以龙象功的搏击之法,奋力在眼前一挡。

但却是螳臂挡车!

砰——

沈炼感觉额头、双臂、胸前,仿佛被猛火灼烧。

然后就是漫延全身的剧痛。

就在这个刹那间。

“警告!‘致命闪避卡*1’已使用。”

一段提示掠过沈炼心间。

他被一股大力裹着,噔噔噔大退数步。

刚刚仿佛焚身欲死的感觉,瞬间已经消失。

眼前的视线也已经恢复。

沈炼长吐一口浊气,但喉口烦闷腥甜,仍是忍不住,溢出血沫,胸膛及额头都是隐隐作痛。

致命闪避,并非完全抵销。

相当于沈炼还是受到一点伤害,不过还扛得住。

“咦?”

蒙面女非常惊讶。

“你身上有替死法器?”

但她随即就是轻笑:“倒要瞧瞧,你有多少替身法器可以挡我的‘玄阴光魄’!”

说着,又是一指点出,指尖青丝颤动。

沈炼一口气还未喘匀,立即奋起猛力,继续以龙象功搏击之法护向眼前。

轰——

刹那之间,一股大力席卷而来。

宛若平地生雷。

“阿弥陀佛!”

一声苍老带着轰鸣的声音,响彻在沈炼身边。

沈炼顿时就觉得浑身一轻,蒙面女发动的道术被击溃。

视线恢复,沈炼赶紧注目望去。

一位身穿焦黄僧袍,脚下布鞋,灰白眉尖耷拉到脸颊的六旬老僧,悄然无声地站在沈炼身边。

“老僧薪陀,女施主,不如就此罢手可好。”

蒙面女悚然震惊。

这老僧几时来到?她居然毫无所知。

六品禅僧?

蒙面女目光一缩。

在洛都,只有一个地方能有如此禅僧强者。

“你是宝瓶寺的?你与这小子是什么关系?”蒙面女语气冷冽的问。

“并无什么关系,路见不平,随手援之。”

薪陀袖手在沈炼身旁,淡淡的说道。

蒙面女听了目光为之一窒,想不到这个老僧说话如此气人。

“你是要与我为敌,救一个不相干的人?”

薪陀听了,不悲不喜的摇头道:

“女施主再不走,便走不了。”

果然,破裂的窗户外,传来兵卒带甲奔踏的声音。

耽搁了这些时间,城防营已经赶来。

“即使是曹无病亲自来,我也能全身而退。”蒙面女轻哼一声。

薪陀仍是不紧不慢的说:

“如若加上老僧,你便走脱不了。”

蒙面女顿时有些气愤,但薪陀站在沈炼身边,即有最大威胁。就算她使出最强手段,也难以成功。

“好,宝瓶寺,我记住了!”

蒙面女瞪了薪陀一眼,又用杀气眼神扫了沈炼一眼。

她一指点向对面的墙壁。

顿时轰隆一声,墙壁破裂。

蒙面女不再犹豫,纵身如飞,掠出墙壁缺口而去。

沈炼再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多谢前辈援救......”

话未说完,眼前的老僧已经不知去向。

“......”沈炼。

看来宝瓶寺在暗中保护他。却又保守柳随风的秘密,不想让他知道是在保护他。

“用了一张‘致命闪避卡’,也不亏......”

沈炼暗暗自嘲。

轰隆——

韩擎天撞破房门,杀气腾腾地冲进来。

“哥......”

声音戛然而止。

韩二惊疑四望,除了沈炼,厢房里一片安静,别无他人。

............

更新稳定,求推荐票!

你的每一票对本书都非常重要,请投给我!

感谢!!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