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皇帝从监狱种田开始

第二章 悬赏和赏金

  

周旺脸色骇然道:

“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这些事?”

沈炼手中的钢刀迅快斩过。

啊......周旺痛苦哀号,三根手指被切飞。

“说真话,还有活命的机会。”沈炼漠然道。

“我说,我说......”周旺知道碰上了狠茬子,抱着断手惨呼道:

“是刑司大人刘能!他说放我一条生路,远走高飞即可!如此好事,我岂能不从......”

沈炼眉头一皱。

他没想到会是刘能。

“看来,刘能是存心要把黑锅背在我身上,他想找正当理由杀我。”

沈炼思索片刻,手起刀落。

噗——

周旺的头颅被斩断,泼血身亡。

这个强盗暴徒作恶多端,死不足惜。而且杀之,也能迷惑刘能。

“叮。日常任务完成;”

“赏金开通;”

“抽奖开通;”

“商城开通;”

「主线任务一启动:」

「说明:建立赏金:一千两银子(黑狱);」

「成就:奖励‘弱点窥秘卡*5’;」

「成就:奖励‘黑玉续命膏*3’;」

沈炼得到提示,立即打开炼狱面板查看。

姓名:沈炼;

状态:普通平民;

赏金:七百两银子;

道具:掠夺假身卡*2;致命闪避卡*3;

功法:暂无;

黑狱名单:四名;

其他功能:抽奖开通;

其他功能:商城开通;

沈炼的目光继续关注在黑狱名单上。

随着功能开启,名单四人的显示都有变化。

周旺(悬赏二百两银子);

王九(悬赏一百两银子);

杜老叟(悬赏一百两银子);

柳随风(悬赏三百两银子);

。。

悬赏,指的是黑狱名单的囚犯,对社会造成的伤害。

这是系统的判定,并不是真正官方悬赏。

名单四人合计是七百两银子。

计入赏金。

“也就是说,我再抓一个悬赏达到三百两银子的囚犯,关押三天,录入黑狱,就能完成一千两银子的任务。”

沈炼若有所思。

赏金,可以抽奖、可以商城购买。

也可以提现,不过只能提现十分之一。

七百两全部提现,沈炼拿到手只有七十两......

“先看看商城里有什么吧。”沈炼一阵牙疼,打开商城:

弱点窥秘卡(五百银);掠夺假身卡(五千银);致命闪避卡(一万银);黑玉续命膏(一万银);

嘶......

沈炼继续牙疼,这也太贵了!

这是逼着我抓罪犯关进黑狱名单捞钱啊......

沈炼瞅了抽奖一眼。

还好,抽奖五十两银子一次,不算坑。

“试试手气!”

沈炼立即动用赏金五十两,进行一次抽奖。

“叮。抽奖获得‘弱点窥秘卡*1’;”

咦!

不错哦!

沈炼再接再厉,继续动用赏金抽奖。

“谢谢惠顾。”

“谢谢惠顾。”

“谢谢惠顾。”

“谢谢惠顾。”

坑爹啊!!

沈炼果断停手。

目光瞥向赏金栏,只剩下三百两银子......

就这么动个手指爽一下,被抽干了一大半。

距离一千两银子的任务目标,又再变得困难起来。

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揉了揉疲惫的眉头,沈炼从衣兜里掏出一枚尾指细的铜哨,放在唇间吹响。

声音非常尖细,几乎难以听到。

吹哨后,沈炼解除了假身,恢复本体面貌。

大约盏茶时间后。

扑嗤嗤——

一只白羽信鸽掠空而来,亲呢地降落在沈炼肩头。

沈炼微笑,拍了拍信鸽的小脑袋。

然后,他取出纸张和炭笔,写下简信,塞到信鸽腿间封筒里。

白羽信鸽展翅飞走,迅速消失在夜幕外。

这是乾羲王朝的公差传讯方式,军方是红鹰。而强大的修行者,则有专属信使。

半个时辰后,得得得,马蹄声急如骤雨奔来。

韩通带着三名狱卒,下马冲到沈炼身前。

“这......”狱卒们见到周旺的尸体,面面相觑。

“炼子,你干的?”

韩通瞧了尸身一眼,盯着沈炼手中的带血钢刀。

“叔,路上说。”沈炼使个眼色。

韩通会意,转身挥手道:

“把尸体运回监牢,不得耽误!”

三狱卒领命,立即搬起尸体绑上马,快速离去。

韩通和沈炼并乘,跟随在后。

“周旺已经招了,是刘能私放他出牢,嫁祸给我......”沈炼低语,把事情经过诉说。

韩通愤恨地啐了一口:

“它娘的!老子早就怀疑刘能搞鬼!如无外应,这个周旺怎么可能逃脱!”

“刘能怎会对我起如此大的杀心?”沈炼问。

“唉,是叔叔无能,连累了你这孩子......”

韩通叹息道:

“当年你父亲离去,推荐我做刑司主官。只是我当时处境艰难,无力承担,便没有接受。”

“后来,刘能上位,记恨你父亲没有推荐他。再后来,我带你进刑司做牢头,刘能便时常瞧你不顺眼......”

“最近,知府大人对刘能不满。认为他贪赃枉法,有撤换他的传言。刘能便想先下手,把我叔侄二人踢出去。”

沈炼出生时,母亲意外失踪。三岁后,沈父将幼儿沈炼交托给韩通抚养,离开洛都追寻妻子下落,十七年杳无音信。

当初沈父就是刑司主官,韩通和刘能都是其下属。

“你是怎么杀掉周旺的?”

韩通突然一句,打断了沈炼的思绪。

“我之前审问周旺时,知道他有一个藏身点。今夜我追踪而来,发现他被追杀重伤,我就捡了个便宜。”

沈炼说出早已编好的说辞。

“难道有人黑吃黑?”韩通皱眉,“不过他作恶多端,结仇甚多,被人追杀也是情理之中。”

“叔父打算怎么了结此事?”沈炼又问。

“当然是怼刘能个狗曰的!当面对质!!”

韩通火气冲天。

沈炼赶紧安抚道:

“叔,硬碰硬不划算。周旺死了,刘能也不怕对质。咱们先稳住,搜到刘能贪赃枉法的证据,再一击致命。”

“咦?”

韩通莫名其妙地转头道:

“你这小子,什么时侯转了性子?居然懂得隐忍?”

沈炼微笑道:

“吃一堑长一智。刘能现在自顾不暇,到处都是漏洞,咱们不可给机会他乱咬人。悄悄下手,抓他的痛脚最好。”

“不错!”

韩通击节赞叹。

“你小子要是早点开窍,也不至于现在还是个牢头。”

“知府大人念旧,当年你父亲救过他的命。若你表现好,刑司主官迟早是你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