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皇帝从监狱种田开始

第十二章 暗杀追索(求推荐票)

  

偷袭发生的时机抓得非常妙。

正是鲍师虎向沈炼回话,沈炼被吸引了注意力。

射来的镖箭也是又快又准,直取沈炼颈项。

但万万没想到!

鲍师虎居然有如此快刀!

沈炼虽然受惊,但并没有失态。他拥有‘致命闪避卡’,即使是躲不过,也没有致命危险。

但是沈禄福却实实在在吓到了,当场瘫软。

鲍师虎粗眉一掀,握着菜刀就追出宅门外。

沈炼赶紧随后。

宅院之外仍是一片冷清,绿树绕堤,远端道路上行人稀疏,也看不出谁人是偷袭元凶。

鲍师虎追出老远,四周观望,再才握着菜刀返回。

“大人,那贼子或许是逃了。”

沈炼却没有回应这句话,而是饶有兴致地瞧着鲍师虎手中菜刀。

这是一把乌沉沉幽光泛动的黑刀,并不宽大,但刃口如霜。只是看两眼,就觉得寒毛发麻。

鲍师虎呵呵一笑,手指耍个花,菜刀翻飞,又插入腰后。

“祖传的老菜刀,也是小人混饭吃的家什。”

“鲍师傅如此身手,比走江湖的武师强多了!”沈炼赞道。

“手熟而已。小人以前切菜时,经常会斩些飞蝇虫子。一时习惯了,当不得大人谬赞!”

能用菜刀劈苍蝇,这也不是普通人啊......

沈炼心中高兴,麾下有杰出人材,自然是好事。

二人返回宅中,沈禄福站在门边仍是心有余悸。

“福伯,带鲍师傅去换上刑司公服。”沈炼吩咐道。

鲍师虎一听,赶紧推辞:

“沈大人,小人只是个粗鲁厨子,上不得台面,怎能穿衙门公服......”

“在我的私牢办事,那就是衙门官差,绝对不会委屈你!我说你行,你就行!”沈炼微笑。

「鲍师虎的忠诚提高50%,当前忠诚50%;」

“大人恩同再造,小人感激不尽!”

鲍师虎躬身,隆重行礼,显然是大受感动。

厨子身份是贱职,况且还有杀人罪和流放之刑在身。

沈炼这个安排,直接把鲍师虎从贱职转为公职,确实是恩同再造。

福伯缓了一口气,再才带着鲍师虎离开。

沈炼捡起地上的镖箭碎片。

“到底是谁想暗杀我?”

“叮。”

「日常任务触发:」

「说明:追缉被暗杀事件;」

「成就:奖励‘掠夺假身卡*1’;」

「成就:奖励‘抽奖十连抽*1’;」

沈炼得到提示,不再犹豫,快步走到偏僻屋檐角落。

提取道具‘掠夺假身卡’,覆盖柳随风名单。

瞬间,容貌改变,娲妖修行之力加身。

他右手三指搓动,‘山獒’骨粉抹在鼻间。

辨别镖箭上的特殊气味之后,沈炼纵身出了院墙。

不出所料,偷袭元凶并没有走远。

在距离沈宅大约一里多地,街边的茶棚里。

沈炼盯上那个相貌平凡,手掌满是老茧的江湖人。

此人戴着斗笠,以眼角余光观察沈家宅院,一副喝茶歇息的模样。

沈炼不动声色,来到茶棚,也叫了茶水坐下。

大约盏茶时间后,偷袭人似乎觉得不好再下手,付了茶钱转身离开。

沈炼扔下三个铜钱,尾随拖后。

又走了数里地,偷袭人七弯八绕,进了一间不起眼的小屋。

沈炼搓动手指,‘云豹’骨粉溢出,抹在额前。

他立即就宛若一道影子,迅捷如风,贴近小屋窗下。

倾听半晌,里面有些动静,似乎偷袭人嘟囔自语几声。

再过了片刻后,居然就传出打呼噜的声音。

“胆挺肥,是想睡到晚上再找机会动手?”

沈炼悄然起身,戳破窗纸窥探。

小屋内并无他人,那个偷袭者果然睡得正酣。

沈炼有了决断,猱身穿破木窗而入。

“谁......”

偷袭人瞬间惊醒,手中翻出两支镖箭。

但沈炼的动作太快,他刚刚起身,沈炼的右手五爪已经拍在他的胸膛。

噗,偷袭人嗓子一甜,差点一口老血喷出。

沈炼的右手五爪已经扼住此人喉骨,左手迅快一戳,豹力凶猛打在肋间。

偷袭人痛得两眼发黑,浑身痉挛倒在床上,指间两支镖箭跌落,再无反抗能力。

“是谁指使你暗杀沈炼?说真话,可以活命。”

沈炼扼住此人喉骨的手,纹丝不动。

只须劲力一发,当场就能捏碎颈喉。

偷袭人骇然惊恐,痛苦喘息几声,艰难说道:

“高人饶命......小的奉命行事。是......是府衙刑司的刘捕头......出钱找我办事......”

西城府刑司,负责刑狱审案、捕差、谍报。被称为刘捕头的只有一个,刘能的远房侄子刘大用,捕房的总捕头。

“是刘能要杀我?”

沈炼觉得有蹊跷。

因为在公务上打压陷害,和出手暗杀是两码事。

那么这个暗杀事件,必有隐情。

“刘捕头雇你杀沈炼,有无凭证?”沈炼右手一紧。

偷袭人被扼得几乎当场昏死,惊恐道:

“只有手信一件......再加五百两银票......在床下暗柜。小的真是奉命行事!高人......求高人饶命!”

沈炼得到结果,豹力猛烈一发。

偷袭人颈喉被捏碎,气绝毙命。

俯身在床下探寻,沈炼拖出一只蒙尘小箱。

破开箱锁,露出里面几张银票,以及一条旧锦绳。

这种锦绳是衙门系腰牌的专用物,沈炼一眼认出。

江湖上接杀人单子,讲究口说无凭,必须要有信物。

虽然不能留下手书,但江湖人拿到信物,如果雇主反悔,一样可以凭信物讨要佣金。

沈炼把银票、镖箭、锦绳等物收起,再次穿窗而出,迅速离去。

大约两个时辰后。

沈炼来到某个街角制高点,远远望着知府衙门。

‘山獒’骨粉搓出,抹在鼻间。

信物旧锦绳上的气息,虽然并不能分辨属于刘大用。但很明显,是来自于衙门内,和衙门官差有关。

沈炼轻车熟路,又绕到衙后的捕房所在。

“狗鼻子还挺灵......”

沈炼自嘲一笑,此刻可以辨出,锦绳上的气息,绝对是出自捕房。

现在的关键,是打草惊蛇,主动出击拿下刘大用?

还是隐秘跟踪刘大用再下手?

“如果用柳随风的身份,可能会惹出麻烦。”

“用我自己身份,却制不住刘大用。”

“那就只能借势,给刘大用来一记狠的。”

沈炼琢磨之后,想到韩二。

也不知这个弟弟,是不是已经获得‘锦衣卫’身份。

沈炼有了决断,立即悄然远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