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皇帝从监狱种田开始

第二十二章 师叔祖

  

根据沈炼获得的一些修行常识。

上古圣祇‘释祖’传承的禅修之道,称‘禅僧’。

禅僧正宗建于西海佛国极地,古称‘释伽祖庭’。

自古相传,禅僧的修行也以肉身强大为主。

讲究的是:

‘起手真言说禅、后手强力降服’。

在上古之世,禅僧的力量与武夫的武道,并驾齐驱。

只不过,武之道是纯粹的以武入圣。

而禅僧则有真言加持,在力量运用上各有千秋。

思索了一番记忆和知识之后。

沈炼心里甚至有些古怪的想法:

“禅僧的力量极至是追求肉身超度,和天魔追求至高的本体力量,其实有些相似......”

“圣祇‘释祖’在崛起时,肯定参考了天魔之道......”

当然这只是沈炼的胡思乱想。

毕竟他现在就是‘天魔’,比其他任何体系的修行者感受更深。

沈炼正在想着如何接近禅僧。

忽然!

他背脊的中间肌肤处,一阵酸麻发胀。

感觉就像扎了一根刺,但却并不疼痛,只是很难受。

“难道是我刚才爆发血脉之力,撕扯了肌骨?”

沈炼转念一想,根本不可能。

天魔之道炼的就是无上神魔真身,怎么可能爆发力量时损伤自身?

他立即毫不犹豫,再次动用血脉之力。

瞬间,天地伟力加身!

喀喀喀,背脊一段椎骨发出脆响,肌肉开始虬结贲胀。

然后,沈炼凝聚力量,将背后的酸麻异物向上拱。

从背脊到后颈,从后颈到顶门,然后逼迫到额前。

眉心处开始酸麻胀痛。

沈炼将所有力量汇聚眉心,伸出手指猛力一按。

噗——

一截蝇虫般细的灰色物质,被击溃,自眉心弹出。

沈炼伸手握住,展开一看。

像是一个压扁蚕蛹状,内中已经被天魔之力压迫成粉。最终挤压得只剩一副皮囊,呈现出色泽灰败的模样。

“这是?”

沈炼皱眉,心头浮现出一个传言中的毒物:

“蛊?”

蛊虫、蛊物、蛊影,都是修行界最恶毒的东西。

七大修行体系中,上古圣祇‘蚩祖’传承蛊术之道,称蛊修,最擅长操纵毒物。初期有形,后期更是无形无影,防不胜防。

所以蛊修在修行者的心目中,既厌恶又忌惮。

“我什么时侯接触过蛊修?居然被种了蛊虫?”

沈炼心有怒气,顿时就想到邱晓机。

邱晓机自称八品蛊修,而且刚接触不久,嫌疑最大。

“他想搞我?为什么?是因为朱凤血髓?”

沈炼将逼迫出的灰蛊残皮,用纸张包好。

幸亏天魔之道,对毒物入侵有极强的防御能力。

甚至在上古之世,天魔是所有邪恶毒物的噩梦。

传说肆虐天地的‘上古十凶’,也是天魔豢养诞生。

若是换作其他修行者,实力不高,这只入侵的灰蛊就难以察觉。沈炼自问,在黑市的时侯,也根本不知道被种蛊。

“你对我有恶意,那就莫怪我反手搞你。”

沈炼沉吟片刻,取出纸张墨笔,飞快写下一封简信。

然后出门吹响铜哨。

没过一会,韩通亲手抚育的专属信鸽已经飞到。

沈炼将简信和灰蛊残皮,都塞进信筒,拍拍信鸽的小脑袋。

扑嗤嗤,白羽信鸽再次飞远消失。

锦衣卫负责巡镇天下,韩二又是城防营百夫长,双职在身,秘密调查一个黑市的八品蛊修,应该没问题。

“打手弟弟,考验你的时侯到了......”

沈炼眺望信鸽远去,微微一笑。

将这件事安排了之后,他抬头看看天色。

约莫下午寅时,不到四点。

还有时间,可以考虑去寻访一间禅寺,了解情况。

反正手头无事,可以走一趟。

乾羲王朝最大的修行者势力,本是锦衣卫镇抚司。

熹帝登基后,国师为首的道术师派系也崛起。

所以在大乾国土上,除了锦衣卫和道术师,其他修行派系式微,人员不多见。

至于禅僧,就更是少见。

原因是禅僧和道术师,自古就是互不相让的对头。

想要在乾羲王朝内找一间著名禅寺,那是难上加难。

但也并不是没有。

在西城府就有一间,虽然名声不大,但地位稳固。

据沈炼的了解,似乎这间‘宝瓶寺’能够安稳的建立在洛都,是因为福王的关系。

至于福王为什么引来禅僧建寺,打脸国师,其中的原因就无人可知了。

有了决定之后,沈炼收拾一番,出门上马。

大约一个时辰不到,驰入布施大街。

自从宝瓶寺建立,寺中僧众便拉拢周边的富户,时常会在街上进行粥食布施,接济贫苦百姓。

所以原本无名的街道,也被广称为布施大街。

宝瓶寺之名,也由于布施善缘,开始逐渐兴盛。

这也是西海佛国扩展影响、广布信仰的得力手段。

得,得,得,马蹄声声,沈炼策马已到寺外,停缰下马。

眼前已经是一片占地颇广的寺院。

布施大街地处偏僻,所以宝瓶寺的选址也不是闹市。但在周边各处,皆是西城郊的居民区,偏僻却不冷清。

隐隐有檀香以及禅唱之音,萦绕而来。

沈炼拴好马,首先走到一个隐蔽角落。

他提取‘掠夺假身卡’,覆盖柳随风名单。

瞬间,容貌改变,娲妖修行之力加身。

但比之前不同的是,由于沈炼本体已经晋升九品天魔,所以即使现在是分身状态,但仍然可用本体力量。

也就是明面一手娲妖,暗中另有一手天魔......

青袍布鞋,儒雅读书人般的‘柳随风’,从树后荫影下走出,踏入宝瓶寺的大门,进入寺内。

沈炼并不是第一次来宝瓶寺,之前有模糊映像,好像跟着韩通访查民情,曾经来过。

但那个时侯是公事,记忆并不多。

他打量着周围环境,和大多数禅寺布局一样,广场前端即是香火鼎盛的大雄宝殿,两侧排开是偏殿和僧房。

本地人较多,所以入寺上香的百姓也不少。

沈炼负手随行,夹杂在人群之中,四周观望。

他的目标是先逛逛,看看有没有禅僧修行者的踪迹。

走着走着,沈炼突然感觉古怪。

“嗯?”

因为他发现,只要经过他身边的宝瓶寺僧人,都像带着礼貌恭敬,避而不见地退让。

甚至沈炼到达一个偏殿,几个僧人行礼后退出。

如果他是前来视查的洛都官员,这个现象还说得过去。

“什么意思?”

沈炼暗暗打量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就在他疑惑不解的时侯。

忽然,一个年龄不大的小沙弥,小跑着过来,极尽恭敬地躬身行礼,低声道:

“师叔祖,济慈方丈并不知您前来。现下得到通报,已在方丈静室等侯,请跟小僧前去。”

沈炼一愣。

“师叔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