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皇帝从监狱种田开始

第四十一章 神秘美人(求推荐票)

  

沈宅地牢。

费钰青和鲍师虎,押着林平芝、邱晓机,一左一右,关进牢房里。

有‘锁脉笼’的束缚,两个蛊修无力激发修行血脉,比普通人强不多少。再加轻重伤加身,喊冤的力气也无。

韩擎天打量着地牢,忍不住说道:

“哥,你这里也太寒酸了些。多年失修,还能折腾几时?要不是小费和鲍师傅尽忠职守,你这关多少人也跑光了啊!”

沈炼坐在审讯桌旁,一边沏茶,一边点头道:

“确实有重新修建的想法,但一来时机未够,二来手头钱不多,所以暂时未动。”

说着抬头又笑道:

“不过等这两个散修招供,我获取酬金,就能着手翻新地牢。到那时,兴许要找你们城防营,要几个兵卒来巡守。”

韩擎天大大咧咧摆手道:

“城防营本来就有替富户守宅的生财路,依你我跟曹大人的关系,要来几十人都不成问题,价钱好说。”

“行,来喝口茶。天色不早,你也早些回营。”

“不必了,我也是惭愧,并没出多少力气!”

韩擎天摆摆手,又道:

“若有事,尽管说一声,我先走一步。”

看着韩二离去,费钰青和鲍师虎围在审讯桌前,取杯倒茶。

“大人,接下来如何处置?是不是要刑讯逼供?”

费钰青带着好奇的问。

沈炼摇头笑道:

“先关三天再说。”

费钰青和鲍师虎互看一眼,都是摸不着头脑。

一天。

两天。

三天时间,无惊无险度过。

费钰青和鲍师虎二人,尽职尽责每日轮班看守,不敢有丝毫疏忽大意。

沈炼等待着时间结束,立即打开炼狱面板查看:

姓名:沈炼;

状态:九品天魔(力士);

赏金:一万三千九百两银子;

道具:弱点窥秘卡*4;掠夺假身卡*6;致命闪避卡*2;魔血秘果*1;黑玉续命膏*1;触发精英任务卡*1;抽奖十连抽*2;

特殊:破壁一击卡*1;

功法:《纯阳呼吸法》、《龙象功》;

私有:暗谍细牌、天龙八音珠串、如意龙甲;

黑狱名单:十三名;

其他功能:抽奖开通;

其他功能:商城开通;

。。

“叮。”

“主线任务二完成;”

‘赏金:一万两银子(黑狱)完成;’

「宿主获得‘掠夺假身卡*3’;」

「宿主获得‘黑玉续命膏*3’;」

「宿主获得‘幻境脱离卡*3’;」

沈炼得到美妙的提示,暗暗握拳。

捕获林平芝和邱晓机,终于填满了一万两任务。

“叮。”

“主线任务三启动:”

「说明:建立赏金:十万两银子(黑狱);」

「成就:奖励‘破壁一击卡*1’;」

「成就:奖励‘高玄演绎卡*2’;」

「成就:奖励‘抽奖十连抽*9’;」

沈炼再次顺理成章的得到主线的提示。

十万两银子......

沈炼吸了口气,感觉牙疼......

现在不是好高骛远的时侯,关注当前最重要。

他立即挥去杂念,观察最新的黑狱名单:

「姓名:林平芝;」

「状态:九品蛊修(蛊触);」

「弱点:洛都中城霓红馆;」

「悬赏:三千两银子;」

「忠诚:-70%;」

......

「姓名:邱晓机;」

「状态:八品蛊修(通灵);」

「弱点:洛都中城霓红馆;」

「悬赏:五千两银子;」

「忠诚:-90%;」

好大的敌意......

这应该是仇恨入骨了......

沈炼摇头一笑,然后盯上二人共同的残念:‘洛都中城霓红馆’。

处于黑狱名单的成员,每一时间段的弱点会有变动。

但是目标都代表当前最在意、最害怕、最深藏的秘密,或者自己并不知道的缺陷。

按照目前趋势,林平芝和邱晓机,当前的弱点指向,只能是最在意的目标。

期待被拯救,或害怕被发现,亦即深藏的秘密。

“要么是他俩的顶头上司,或者能够救他俩的高人......”

沈炼默默沉思。

他并不觉得会是那位南疆某峒主。

毕竟做为一个幕后的首领人物来说,如此简单便被揭晓,那也太不值钱了。

但无论如何,霓红馆这个地点,必须得走一趟。

走之前,肯定是要用一张‘弱点窥秘卡’,瞧瞧情况。

沈炼有了决断,立即步入关押林平芝的牢房。

之所以先选择林平芝,是因为邱晓机老奸巨滑,在他身上进行灰雾窥秘,不见得能看到更多真实的情况。

林平芝则不同,等级低代表身份低,易于突破。

“恶贼!”

林平芝虚弱的抬头,狠狠盯着沈炼,面目狰狞,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

沈炼懒得理他,直接提取‘弱点窥秘卡’,覆盖林平芝的名单。

瞬间,只有沈炼可见的灰雾,开始笼罩林平芝头顶。

灰雾弥漫,诡秘莫测。

渐渐有模糊景象在灰雾上显现出来。

这是一间布置豪华奢侈的暖阁,无论桌凳床榻,皆是精品。此刻在暖阁中,有七八位曼妙女子,正在起舞。

而在舞蹈女子们对面,锦榻上半卧着另一位身姿妖娆的女子。只是看不清容貌,仅见玲珑凹凸的绝美宫纱胴体。

片刻后,林平芝打扮得宛若商人,被引进入内。

舞蹈的女子们散去,林平芝躬身向半卧的美人禀报着什么。然后递上盒子,最终恭敬的离开。

宛若幻影般的画面逐渐淡化。

林平芝头顶笼罩的灰雾,也烟消云散。

一切恢复如常。

沈炼不由得一愣。

就这?

这是沈炼目前见过最敷衍的灰雾窥秘......

“林平芝啊林平芝,你也太卑微了吧,就不能多接近?多了解情况?多一点思想?”

沈炼暗暗腹诽。

看来这张‘弱点窥秘卡’是浪费了,只能指望邱晓机能多一点信息。

沈炼来到邱晓机的牢房。

“狗贼!”

邱晓机同样虚弱的抬头,咒骂一声。但他受伤过重,又被锁住修行血脉,实在无能进行搏命。

沈炼心情不好,更是懒理他,提取‘弱点窥秘卡’,覆盖邱晓机名单。

瞬间,灰雾开始笼罩邱晓机头顶。

和之前林平芝同样的一幕出现。

豪华奢侈的暖阁、众女子在舞蹈,而半卧的美人依旧看不清容貌,似乎在指点女子们的舞技。

邱晓机很明显比林平芝地位高,进入暖阁后,与半卧美人平起平座,交谈得颇为入神。

许久后邱晓机依依不舍地离开。

宛若幻影般的画面逐渐淡化。

邱晓机头顶笼罩的灰雾,也烟消云散。

一切恢复如常。

沈炼再次一愣。

就这?

浪费了两张‘弱点窥秘卡’,就这?

沈炼恨不得踹邱晓机两脚。

但是刑讯逼供肯定是不行,对于修行者来说,激烈的刑罚会导致修行血脉重新激发,引起不可测的风险。

何况深藏于心的秘密,并不是随便用刑就能问出来。

唯一的好消息是,知道霓红馆,也知道有这个接头会面的美人存在。

“那么只能我亲自去一趟,会一会这个神秘美人。”

“用邱晓机的分身,尝试套出一些情报。”

沈炼有了决断,吩咐费钰青和鲍师虎留守。

然后离开地牢,策马前往中城区霓红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