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皇帝从监狱种田开始

第二十三章 此子天赋神力

  

沈炼跟着小沙弥,来到方丈静室。

室内安静祥和,淡而飘缈的原木清香萦绕,一应摆设皆是简单朴素。

只在正中白墙上,悬挂着一幅水墨画。

画中是一位跌伽坐的年青僧人。

容貌朦胧,坐在一片似云非云的凌空之巅,气态宁静悠远。

画中僧人的眼前,有金鳞坠落,天有裂缝。

这幅描绘的水墨画,虽然线条简练,但其中故事却是流传千古,据说是‘释祖伏龙图’。

上古之世,‘十凶’之首‘天龙’被释祖擒伏,从此便成为‘释迦祖庭’的守山兽,再未现世。

当然传说只是传说,谁也没见过,谁也不知‘十凶天龙’是不是在西海佛国极地。

但谁又敢说不信?

沈炼只是扫了一眼水墨画,就没有多看。而是将目光瞧向水墨画下,那个坐在檀木小桌旁的中年僧人。

这僧人大约四十岁,脸颊瘦削,面色灰黑,穿着的白色僧袍上有点点污渍,甚至还有几个不起眼的补丁。

他手握着一串红得发乌光的念珠,笑吟吟看着沈炼走进,单掌致礼道:

“师叔,好久不见,济颠在此有礼了!”

这是宝瓶寺的方丈?

沈炼从未见过济慈方丈,但从此僧形貌上看,完全和一寺之主的应有形象丝毫扯不上边。

“嗯。”

沈炼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含糊点头,坐在原木榻上。

“师叔一向忙碌,原本济颠是不敢打扰的。”

济慈方丈继续笑吟吟说道,“但是前些时,我师父从西海传来消息,怪罪我怠慢了师叔。”

“师叔应该是知道,我这宝瓶寺建得仓促,那个福王仅只是做个样子,摆出来恶心一下乾羲国师派系。”

“说起来建寺十年,但其实也就最近年余才有起色。”

济慈方丈再次单掌致礼,笑道:

“师叔莫怪,济颠能力有限,也不敢打听师叔来洛都干什么。所以几次知道师叔在洛都,我都没有前去问侯。”

沈炼还是不知如何回答,只得又含糊嗯一声。

大约在济慈方丈眼中,‘柳随风’一直都是这般淡漠,所以毫不在意,仍是说道:

“师叔的六道之法,每个分身皆有玄妙。只是你用这副九品娲妖的分身游走洛都,若有损伤,这罪名我可担不起。”

说到这里,济慈方丈身体前倾,带着好奇的低语问:

“要不然师叔就告诉我,你想在洛都寻什么?济颠竭尽全力也要帮师叔达成心愿!”

终于是入了正题。

沈炼心里再才有了一点眉目。

柳随风只是这个‘师叔’的六道分身之一,或游走潜藏于洛都,寻找?探查?什么事物......

我哪知道你家师叔是找什么鬼。

沈炼暗自腹诽,但若再不回答,就有露馅的风险。

“我在寻找机缘。”

沈炼以平淡的语气说道。

这是最稳妥的回答!

果然,济慈方丈目光一凝,若有所思。

“我师父信中说,师叔自从晋升三品失败,便周游天下找寻重新晋升的机缘。难道说,师叔的机缘就在洛都?”

听到济慈方丈这样问,沈炼再才松了口气。

居然蒙对了......

但同时心里也是更加震惊。

柳随风的本体‘师叔’,居然是四品?

修行者九品、八品,很常见。

七品、六品,已经是各宗派的中坚力量。

五品,那就是著名人物,相当于修行界明星。

到达四品,那就是超级明星,一个宗派也没几个。

沈炼心中暗自琢磨。

既然装了,那就装到底!

至于以后的纰漏,只能以后再说。

总不能在宝瓶寺被当场打死......

“机缘就在洛都,今后若有可能,我会时常来宝瓶寺参悟。”

沈炼继续保持淡定的说。

“求之不得!师叔能留下,济颠求之不得!”

济慈方丈喜不自胜,从单掌转为双掌合什,深鞠躬道:

“师叔在‘释迦祖庭’闭生死关,只能遣出分身游走人间。只要济颠能为师叔保住这具分身,无论生死关如何危险,终究还有弥补余地!”

“况且师叔一身绝学,能够常来提点寺中僧众几句,那便是阖寺上下的莫大福缘!济颠感激不尽!”

沈炼继续松了一口气。

‘师叔’困在佛国祖庭?那可真是好事......

沈炼想了想说道:

“我在洛都找寻机缘,无意中见到一个可堪造就的苗子。但碍于身份,不好当面提携。”

济慈方丈一愣。

但随即就欢喜道:

“能被师叔看中,必定是万中无一的好资质!此事包在济颠身上,立即派人前去接引,收入宝瓶寺栽培!”

“不可。”沈炼摇摇头。

“哦?师叔请讲。”济慈方丈疑惑道。

“若被他知道是受了我的恩惠,便会影响他精进之路。我想继续暗中观察,看看他是否可堪造就。”

济慈方丈听了若有所思,也点头道:

“师叔说得对,世间有许多天才,自恃出身尊贵,又有前辈扶持,很快便失了奋勇精进之心。”

“师叔能够如此看重他,证明他确实是可堪造就。”

沈炼想了想,继续说道:

“我观此子天赋神力,极为契合禅修大道的功法。便想用一套特殊的初谱,激发他的潜力,尽展其神力资质。”

济慈方丈听了,立即一拍大腿,咧嘴笑道:

“原来师叔一直在找适合‘龙象功’的人才!看来师叔对从前那个弃徒,还是念念不忘啊,哈哈哈......”

“......”沈炼。

济慈方丈收了笑容,立即说道:

“师叔寻找机缘事大,如此赐功的小事,济颠帮你做了吧。师叔请放心,必定不会让他知道,是师叔想收他为徒。”

“嗯。”

沈炼平淡的点头。

然后取过檀木小桌上的纸笔,写下几个字:“沉柯湖衅沈宅,沈炼。”

“切记,一切顺其自然。”

沈炼放下笔,轻飘飘留下一句话,就此离去。

济慈方丈下榻行礼相送,只到沈炼远离,再才回转静室内,拈起纸张瞧了瞧。

他伸指轻弹檀木桌边一个木鱼。

片刻后,之前那个小沙弥走进,恭敬道:

“方丈有什么吩咐。”

“去藏经阁取出‘龙象功’初谱,然后悄悄送往此地。”

济慈方丈将纸张交给小沙弥。

“遵方丈令旨,小僧立即去办。”

小沙弥躬身行礼,快速离去。

............

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新人新书,更新稳定,求支持!你的票投给我吧!

感谢,感激!鞠躬致谢!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