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皇帝从监狱种田开始

第四十三章 螟零散(求推荐票)

  

霓红馆有三大花魁。

云师师是花魁之一,以舞技闻名。传言师师姑娘可凌空踩燕,亦能掌上飞舞。不知多少豪富官宦想一亲芳泽,而不可得。

此刻在云师师的独属暖阁内。

沈炼坐得已经快睡着了,一壶茶早已喝干。

他终于领略到女人梳洗打扮延时的可怕......

再等了一会。

房外环佩玲响,几个穿着雅致的小丫鬟在前,提着花瓣篮和香熏等物,缓缓前行。

簇拥之中,是一位身材并不高挑,但浑身上下透露出迷人风采的女子。

她赤着双足,脚趾宛若凝脂白玉,每一步都如同凌波摇曳。

“这应该就是云师师。”

沈炼回头望去。

在他眼中看来,云师师称不上绝色之姿。但胴体妖娆曼妙,举手投足皆有独特诱惑韵味,当得起花魁之名。

“裘先生来了。”

云师师淡淡说道,既不施礼,也不多寒暄。仿佛只是路过一个普通朋友,在小丫鬟簇拥下,进了内阁。

“咦,看来关系并不是特别好......”

沈炼暗暗皱眉。

又过了片刻,小丫鬟们依次散去。

内阁里传出云师师慵懒的声音:

“邱师兄进来吧。”

沈炼再才心中暗定。

能喊出‘邱姓’,证明云师师和邱晓机,果然是有超出平常的联系。

那么究竟是接头人?还是合作同僚?

至少在沈炼看来,他还未瞧出云师师是何修行底细。

保持着淡定,沈炼步入内阁。

云师师已经散开微湿的长发,盘坐锦榻上轻轻擦拭。

她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每个动作都极具诱惑,甚至宫衫轻摆,春光若隐。

沈炼轻咳一声坐下,以想好的开场白说道:

“我又搜集到一些上古遗留的珍奇。”

云师师擦着长发的纤手一顿。

她有些疑惑的瞧向沈炼,随即又低头揉着乌黑发丝。

这是云师师第一次听邱晓机谈正事。正常来说,邱晓机开场即是大谈诗词歌赋秀文采。

“哦?邱师兄再才重视峒主交下的任务了。”

云师师这句话显得有些讽刺。

但是沈炼听了心里更加笃定。

这证明邱晓机、云师师、某峒主,绝对有联系。

“朱凤血髓、魔血秘果,尽入我手!”

沈炼捋着花白须子矜持一笑,“我要面见峒主,亲手呈献这些上古珍奇。”

云师师揉着长发的纤手,再次一顿。

“当真?”

云师师目光诧异的瞧着沈炼。

沈炼掏出一支玉瓶,瓶内是抠下的十分之一‘黑玉续命膏’,对着云师师轻轻一摇。

云师师瞧得真切,顿时秀眉一蹙,不悦道:

“邱师兄,峒主有令,我们之间只能单线联络。你岂可越过我的职守?单独上交奇物给峒主?”

沈炼哪里知道这个规矩,但他前来,就是要搞出变数,立即呵呵笑道:

“此次我费尽千辛万若,得获一大批上古珍奇,岂能再假手于人?峒主的谋划,搜集奇物是重要环节,我必须面禀峒主!”

云师师将黑长发向后一拨,端正坐好,浑身隐然有股阴柔气势,淡笑道:

“你既然知道峒主的谋划重要!又怎敢私自打乱交接的流程?无论是寿诞贡品、进京舞伎、以及上古奇珍配制的‘螟零散’,皆是环环相扣,不得错漏!”

她如此凛冽质问,沈炼听在耳中,仿佛雷霆一现!

寿诞贡品?

进京舞伎?

螟零散?

这应该是云师师在情急之下,抛出来压制邱晓机的言语。

对于沈炼来说,却是揭开了一个谜雾大漩涡。

他迅速平复心绪,呵呵道:

“你又怎知峒主是何谋划?你所说这些大事,环环相扣,单凭你又如何能够居中调理?毫无错漏?”

云师师面对沈炼的反问,她脸上的讥讽之色隐现,淡淡道:

“邱师兄向来自视清高,如今却是为何转了性子?你当真是想与我抢功么?”

沈炼也是淡笑道:

“我已经窥破修行晋升的契机,只有峒主才能助我。有了这一大批上古珍奇的贡献,想必峒主会垂怜我的奔波辛苦。”

“原来如此。”云师师目光一凝,若有所思。

修行界,能够打破友情、亲情、联盟等关系的决定,只能是因为晋级升阶!

这是修行者毕其一生的追求。

云师师缓缓半卧锦榻,嫣然一笑:

“邱师兄,来日方长!等你尽心完成峒主的任务,获得嘉奖,我再多为你美言几句。你晋升的机遇便更有把握......”

她此刻红唇轻吐,一字一句宛若飘缈。

沈炼听到耳中,觉得仿佛有无形之物舔着脸颊,有无形之手挠动心腑。整个人精神意识里,萦绕着说不清的缠绵之意,痒得像要飞起。

过往不知多少日子里,林平芝和邱晓机,皆被云师师这一手撩拨得心神失守,最终甘愿沉迷。

但今时今日,云师师这一手,碰到的是天魔血脉。

沈炼心中受到媚惑扰乱,瞬间天魔血脉沸腾。

一道道刺骨寒意,透彻沈炼体内脉络。

那种原始凶性和嗜杀,立即便与入侵的媚惑之意针锋相对。

沈炼也由此清醒。

他顿时以左手双指,加右手双指,狠狠一捏。

砰,砰,砰,连续几朵黑焰在云师师眼前爆裂。

数十只漆黑蛊虫闪现,当空炸得粉碎。

腥臭刺鼻的气息,瞬间就打断了云师师的施术。

她满面惊诧,双袖一拂。

香熏如雾飘缈,立即又再驱散了蛊虫粉末。

“邱师兄,你果然是深藏不露!不过你若想踏实晋升,我劝你还是多加考虑。惹怒峒主的下场,你也是知道的。”

云师师脸现寒霜,她现在对沈炼所说晋升的由头,已经是深信不疑。

“峒主不可能私下见你,这关系到他的谋划大计!你不要意气用事。任务完成,你那些酬劳绝对丰厚!足以支撑你完美晋升!”

云师师从威逼转为诱惑,现在又是平等商讨。

沈炼也看出这个女人难缠。

如果在霓红院抓她,这就相当于掀桌子,不是上策。

若是将她诱出抓捕,没有适合机会,也是打草惊蛇。

沈炼的第一重任务是‘顺藤摸瓜’,找出那个隐藏幕后的峒主,然后上报锦衣卫参与缉捕。

任何冒失行为,都会导致这个任务失败。

“我现在已经知道他们的谋划,并非与南疆战事有关,而是与太后寿诞有关。那么任务的前一半,已经完成。”

“接下来是考虑如何摸出峒主的所在。”

沈炼决定不再无意义的过多停留,以免露出破绽。

“师师姑娘,你所说的,我考虑一下。也请你转告峒主,我辛苦奔波,不求多大功劳,但求能够完美晋升。”

沈炼也适时放低语气,缓和气氛。

云师师心中稍定,妩媚笑道:

“当然,你我联手,此事必定万无一失。峒主的嘉奖丰厚,我与邱师兄一样,只求事成圆满。”

话说到这里,沈炼立即闲扯几句,告辞离开。

云师师盯着沈炼的背影,笑容逝去,露出森然寒意。

。。

迅速离开中城区之后。

沈炼放缓马缰,心中沉思。

云师师是关键点,只有拿下她,才能摸到峒主。

“怎么才能万无一失的抓她进私牢呢?”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