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皇帝从监狱种田开始

第七章 狱卒

  

季知府一抖袍袖,坐在靠椅上。

他抚着五柳长须,眼神淡然瞧着沈炼:

“沈炼,本官限你十日内,侦破一起要案。你不在私牢里审讯囚犯,深夜跑来打扰本官,所为何事?”

沈炼拱手道:

“禀大人,卑职已经查明贡品失窃案。”

“哦?”

季知府眉头一皱,将信将疑盯着沈炼:

“此案重大,你若胡乱谎报,本官可饶不了你!”

“知府大人请看。”

沈炼拎起布包裹,当面打开。

一套龙袍、一套霞裳,些许珠宝全都展现出来。

季知府脸色微变。

看清之后,立即猛地一拍扶手,站起身抚须大笑:

“好!!”

“本官果然是没有看错你!”

“贡品案纠缠近五十日不能告破,想不到在你手上,区区三天便已侦破!哈哈哈哈......”

季知府笑着,走近包裹检查,果真是湘绫记织造坊的失窃物,更是高兴,拍着沈炼肩头:

“做得好!说,要本官如何奖赏你!”

沈炼继续保持低调恭敬,拱手道:

“大人,卑职侦查此案,还发觉另有隐情。关押的主要嫌犯费钰青,要如何议罪,还请知府大人定夺。”

“哦?什么隐情?”

季知府目光一凝,坐回靠椅。

沈炼立即就将此案的经过讲述一遍。

述说中着重提到另有暗贼偷窥贡品、惊吓织造坊女工,抢夺贡品时,被费钰青抵抗,因此遁逃。

费钰青为报恩,拿走贡品埋藏,戴罪入狱。

“龙袍和霞裳,在争夺过程中被撕坏一角?”季知府沉声问。

“是,大人请看。”

沈炼小心翼翼地拈起龙袍、霞裳,把撕坏的痕迹展现。

季知府端详片刻,又盯着沈炼,沉吟后说道:

“你是想为那个费钰青脱罪?”

沈炼仍是保持低调恭敬,垂首拱手道:

“卑职不敢!深夜前来打扰大人休息,正是想请大人定夺,这个费钰青如何处置。”

季知府脸色淡然道:

“他有意欺瞒,又确实盗走贡品。皆是重罪!即使是情有可原,盗亦有道,但岂能枉顾我大乾律法?”

沈炼不发言,垂首等待下文。

果然,季知府叹息一声,又道:

“你破案后不邀功,知奖励却不骄不躁,看来确实是尽心尽力想了结此案。若是旁人,又哪管区区一个囚犯的死活。”

沈炼立即拱手道:

“卑职不敢邀功,只是觉得那几个逃走的暗贼逍遥法外,仅凭眼前证物结案,终究还是会影响知府大人的官声。”

“所以卑职不敢妄论,前来陈述实情。知府大人最重法理,公正廉明,想请大人定夺。”

季知府听了很是受用,似笑非笑瞧着沈炼:

“当年你父亲在时,可没有你这般油滑。”

“卑职惶恐。”沈炼把姿态放低。

“那你说说,若你是本官,此案如何了结?”

“卑职不敢,知府大人定夺便是,卑职照办。”

“你父亲在时,是本官的左膀右臂,还救过本官性命。”

季知府抚须说道,“本官不是迂腐之人,你尽管说。”

。。

翌日清晨。

沈炼疲惫地返回沈宅私牢。

费钰青一夜未曾安睡,见到沈炼走进牢房,立即问道:

“怎么样?案子怎么判决?”

沈炼盘膝坐下,靠在牢门边:

“你被判流放,贡品被湘绫记老板取回,偷偷修补如初。那几个暗贼已经查明,是湘绫记的对头仇家派来破坏贡品。”

费钰青一愣。

流放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事,是最低惩罚。

“那些织造坊的姑娘呢?有没有受罪牵连?”费钰青急问。

“她们又没有盗贡品,又没有撕坏贡品,本来也是受害者,又何来牵连?”

沈炼似笑非笑的看着费钰青。

“这......”

费钰青哑然无声,半晌后再才清醒过来。

他立即就是五体投地拜倒:

“你救了我的那些恩人,又饶我一命,青蛇儿无以为报。将来结草衔环,为恩公赴汤蹈火!”

「费钰青的忠诚提高50%,当前忠诚80%;」

沈炼得到提示,暗自一笑。

这个忠诚应该是刷到崇敬了吧?

“叮。日常任务完成;”

“宿主获得‘掠夺假身卡*1’。”

“宿主获得‘抽奖十连抽*2’。”

「主线任务二启动:」

「说明:建立赏金:一万两银子(黑狱);」

「成就:奖励‘掠夺假身卡*3’;」

「成就:奖励‘黑玉续命膏*3’;」

「成就:奖励‘幻境脱离卡*3’;」

沈炼默默感应自己获得的道具,等安顿了费钰青的问题之后,再来试试抽奖的手气。

“你也不必将来再报恩,现在就有机会。”

沈炼拿出一份盖了知府官印的简书,笑道:

“我已经禀明知府大人,允许你戴罪立功。将你拨到我的私牢暂为狱卒,只要用心辅助侦破几起案子,便能将功折罪,免了流放之刑。”

费钰青再次愣住,不知是喜是忧。

他自信有能力在流放外地后,成功脱逃。

但眼下恩公要他戴罪立功,成为衙门的临时狱卒......

“恩公,我......我对衙门刑司不熟......”

“不熟不要紧,我可以教你。”

“恩公,我粗手笨脚,怕是不能胜任狱卒职位......”

“你是个人材,我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恩公,我愿意流放外地受罚......”

“知府文书已下,你哪都去不了,只能留下。”

费钰青无计可施,哭笑不得的看着沈炼。

沈炼收起官印简书,突然说道:

“你吃了那个古怪的果子,时常要受痛苦煎熬,难道就不想永久解脱吗?”

费钰青眼睛一亮,呼吸急促问道:

“恩公有法子可解?”

“当然,我既然知道你吃过,又岂会骗你。”

费钰青当即又再下拜:

“请恩公救我,从今以后,甘受恩公驱使!”

「费钰青的忠诚提高10%,当前忠诚90%;」

沈炼想了想,说道:

“你吃的古怪果子,称为‘魔血秘果’。在世间各地皆有,只是非常罕见。”

“魔血秘果?”费钰青从未听说,脸色沉重的聆听。

“你知道什么是修行者吗?”沈炼问。

费钰青摇摇头:“不知。”

沈炼其实懂得也不多。

但并不妨碍他忽悠眼前的小白。

“世间大多数修行者,是服食‘祇丹’,修行功法,从而获得各种不可思议的能力。”

“但也有像你这样的,是因为食用‘魔血秘果’,而成为修行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