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皇帝从监狱种田开始

第三十七章 难道是天意

  

如意龙甲?

上古十凶天龙的一枚爪趾甲壳?

好大!!

沈炼一眼就看中了这个‘兵器’!

但不知是他心中过于喜悦,还是感觉上的错觉。

沈炼发觉自己的一呼一吸,仿佛和‘如意龙甲’有某种暗合的韵律。

甚至他体内的天魔修行血脉,都为之暗涌浮沉。

咚咚——

咚咚——

沈炼听到自己宛若‘雷鸣’般的心跳声。

与此同时。

似乎也能听到‘如意龙甲’之内也有同样雷声。

这一种暗合的韵律非常奇妙。

沈炼不禁踏前几步,凝视着眼前这个‘兵器’。

“嗯?”

随着沈炼接近‘如意龙甲’,济慈方丈脸色惊讶。

因为自从‘如意龙甲’成为藏经阁的防护阵眼以来,这个传说中的天龙爪趾甲壳就从无异动。

但在此刻,沈炼踏入书房后,‘如意龙甲’居然有了某种奇特的变化。

柱体那些尘霾般的暗黄金粉,变得晶莹起来,宛若在主体上覆盖了一层‘金焰’,变得更活跃,更具灵性。

“难道这是天意?”

“难道这就是柳师叔要拿回‘如意龙甲’的原因?”

“罢了罢了......终究还是师叔的收藏品,交给他的记名弟子,也是应有之份,唉......”

济慈方丈心中念头千转,暗叹一声。

沈炼自然是不知道济慈方丈在想些什么,他的目光只是紧盯着‘如意龙甲’,宛若见到多少年的老朋友,极为亲切。

“大师,这......这是给我的吗?”

沈炼压抑着兴奋欣喜,转头问济慈方丈。

济慈方丈心痛地点点头:

“你若能拿走,自然是交给你......”

“拿走?”

沈炼更加兴奋,回转身凝视‘如意龙甲’。

这件‘兵器’太粗太大,若是现在这般模样,那就相当于扛一根柱子走......

“再细些,再小些就好......”

沈炼心里默默低语。

轰——

整个书房里发出震动。

某种无形的隐藏结界,瞬间松懈。

原本笔直竖立的‘如意龙甲’,柱体上剧烈颤动,朦胧模糊金焰宛若波浪,不断起伏萦绕。

轰,最终眨眼之间,‘如意龙甲’缩小三分。

“唉,真乃天意!”

“他居然真的能拿走......”

济慈方丈又是一阵心情复杂,暗自苦笑。

沈炼看着已经微缩一些的‘如意龙甲’,更加欣喜。但就目前来说,还是过粗过大。

他正要试着扛起‘如意龙甲’,看看能不能带走。

济慈方丈终于忍不住说道:

“你以修行血脉掌握它,再以禅音默念‘如意’。它便能再小几分,变成适合你用的‘兵器’。”

“早说啊,差点就扛走了......”

沈炼暗自腹诽。

他深吸一口气,瞬间修行血脉开动。

然后大手伸出,一把抓在‘如意龙甲’柱体上。

“如意!”

沈炼以龙象功之法,默念一声禅音。

轰——

‘如意龙甲’再次柱体剧烈颤动,缩小三分。

到了这个时侯,沈炼已经勉强可以手拿。

“如意!”

沈炼再次默念禅音。

‘如意龙甲’柱体上,传出一道与沈炼契合的感应。只是眨眼瞬间,再次缩小,而且缩小幅度极大。

砰,柱体已经化为棍棒大小,倒在地面,砸起金铁之声。

沈炼欣喜万分,赶紧俯身一握,正好合适。

但是却比他想像的重得多,有若数百斤。

“如意!”

沈炼再次默念禅音。

无声之中,‘如意龙甲’再次微缩,已经像是一枝粗笔。

沈炼一把抓住,感觉重量轻了许多,立即便拿起。

轰隆——

整个书房再次发出震动,无形结界终于消失。

“多谢方丈的大恩大德!”

“从今以后若有差遣,沈炼必定尽力相报!”

沈炼手握已经缩到最小的‘如意龙甲’,真心诚意地向济慈方丈躬身致礼。

这既是报恩的态度,也是与宝瓶寺绑定。

济慈方丈神情复杂地瞧着沈炼,又瞧着已成粗笔般的‘如意龙甲’,最终还是拂袖大笑:

“你与此物有缘,我这老和尚便不说什么了!”

“切记,此物凶煞太大,不要肆意妄为!”

“拿得起‘如意龙甲’,你与宝瓶寺已经有了因果。从今之后,免不得还会有纠葛。罢了......以后之事,以后再说!”

济慈方丈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竟像雷霆轰鸣。

然后沈炼眼前一阵茫然朦胧,身不由己。

半晌之后,等沈炼清醒过来,居然已经是离开了宝瓶寺的藏经阁,不知何时被推到了寺门外。

那个小沙弥站在门内,合掌道:

“沈施主,请走好,小僧就不远送了。”

沈炼握着粗笔似的‘如意龙甲’,点头致谢。

。。

一路欢喜策马奔驰,返回沈宅。

沈炼立即跑回自己卧室,仔细查看‘如意龙甲’。

骨甲结合的外表,暗黄金焰覆盖的色泽。

通体奇异凹凸花纹盘缠,宛若一幅支离破碎的图画。

“能大能小,当我开动天魔血脉,天地伟力加身,激活它变粗变大,一柱子砸出去......”

沈炼想想就觉得兴奋。

这个‘兵器’对他来说,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嗯,我现在与宝瓶寺也绑在一起了。再若有难,他们也会出手相救。”

“不说我的身份和柳随风有关,单凭这个‘如意龙甲’,他们也不可能眼睁睁瞧着被外人伤害吧......”

沈炼笑着转动‘如意龙甲’,在手里耍了个花。

还是要找个皮扣,将它佩戴在腰间。

看起来,像个‘笛子’,也像笔,并不违和。

沈炼正在翻箱倒柜寻找皮扣。

突然窗外啄啄啄,响起急骤声音。

沈炼回头一瞧。

扑嗤嗤......一只比信鸽大一圈,浑身铁灰羽毛的猎隼,穿破了窗纸,落在沈炼身旁桌上。

“唳!”

灰隼对着沈炼仰头一叫,然后抬了抬右爪。

它的右爪上,绑着暗色信筒。

“这是锦衣卫暗谍的专属灰隼?”

沈炼恍然大悟,赶紧过来,伸手取出信筒里的书信。

展开一看,即是一排小字:

“阅后即焚!”

然后是关于沈炼身份的结论,指明沈炼通过审核,成为正式暗谍。

信后末尾,以简笔画了一个路径。

“首次暗谍任务?”

沈炼详细看完,需要他去末尾的地点接头,获取第一次暗谍任务的内容。

滋滋......简短小信,片刻化为灰烬。

那只信使灰隼也是鸣叫一声,扑翅穿窗而去。

沈炼不再犹豫,收拾一下,出门上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