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皇帝从监狱种田开始

第三十一章 家宴(求推荐票)

  

在德鸿楼两名伙计带引下,韩家四口进入豪华包厢,主次落座。

韩通扫眼瞧了房内环境及装饰,暗暗吃惊。

他也只是听说德鸿楼的顾客非富即贵,常人根本就消费不起。此时一看,果然是富丽金贵,处处奢华。

单就他座前桌面的一副碗碟,描金镶玉,美不可言。

“它娘的,用这个东西吃饭,岂不是拿起就碎了?”

韩通暗暗腹诽,但毕竟是一家之主,自然要拿出家主气概。当下将手一挥,沉声道:

“有什么好酒好菜,都呈上来!”

韩菀星安静娴雅地坐在父亲身边。

沈大和韩二拎着筷子,在桌面进行搏击探讨。

三子女听到这一句,都是默默地瞧向韩通。

立即便有一个锦衣小帽的侍者,走到韩通身边,恭敬递上一份制作精美的手写菜谱:

“客官,您需要什么,点出来,小的尽心尽力服侍!”

韩通轻咳一声,拈着菜谱瞧了瞧,指着一个说道:

“雪玉青龙兆丰年!好名头,来一个!”

没等侍者说话,沈炼幽幽插道:

“叔父,那是小葱煎豆腐......”

韩通手一抖,瞪了沈炼一眼:

“老子要你说!”

说完眉头一皱,哼道:“换一个,换这个乌山绿林满江红!”

沈炼幽幽插话道:“叔父,那是树菇烧黄瓜......”

韩通将信将疑,指向另一道菜:“那这个锦绣前程呢?”

沈炼幽幽道:“是拔丝荸荠......”

韩通顿时瞠目结舌,笑骂道:

“它娘的,依你这么说,老子巴巴跑来德鸿楼,吃的都是不入流的小菜么?”

站在旁边的侍者都要疯了,赶紧说道:

“客官,客官!本店是实打实的帝京御厨师傅,食材用料皆是上上之选。享誉数十年,一菜一汤皆是精品啊!”

韩擎天浓眉一掀,正要帮着他爹反驳几句。

韩菀星则是轻轻一笑,瞧了沈大和韩二一眼。

沈大韩二立即讪讪埋头,不说话。

“世间看似普通的菜肴,做出精品,色香味俱绝,才是难上加难。父亲,还是我来点菜吧。”

韩菀星浅笑看着韩通,韩通立即将菜谱塞给女儿。

“先来干果、鲜果、咸酸、蜜饯,各一碟,取你们今日当厨师傅拿手的即可。”

“再来四个下酒热菜。如今正当秋时,这道菊花酿兔丝、江瑶金银肘蹄,可让师傅先上,给我父亲佐酒。”

“四个凉菜拣些口味浓郁的呈上,炼哥儿和二郎皆喜爱椒丝拌卤尾,那就上双份吧。”

“浓甜汤就不要了。一份老火熬的骨汤、一份清水鸡汁羹,再加醒酒的酸汤备好。”

“其他吃食等会再点,先看大伙吃得如何。”

韩菀星说完之后,笑盈盈将菜谱递给侍者:“有劳了。”

侍者恭敬接过,忍不住赞道:

“小姐心慧心善,必是有福之人!”

韩二呵呵笑道:“那当然,我姐姐兰心蕙质,比我们这些粗人强上天去!你少啰嗦,快快上菜!”

侍者赶紧施礼,转身匆匆离去。

韩通摸了摸脸颊的胡渣子,笑道:

“哈哈,还是菀儿聪慧得力。要是我们这帮大老粗,今日怕是要丢脸了!”

韩菀星微笑:

“我只是随同云老板学过些礼仪知识而已,父亲取笑了。”

沈炼听到这话,眉头微动,不禁问道:

“贡品案之后,云老板怎么样了?”

韩菀星脸色微黯,摇头道:

“贡品一再被盗,又有损伤,还要加紧修补。上京交货的时间大为拖延,云老板因此急心焦虑,这段时日怕是不得安神。”

“况且杜娥被囚入监牢,去帝京打点的路子也断了。今次湘绫记的贡品,恐怕会落下差评,轮不到太后寿诞的贡献。”

沈炼细细琢磨这番话。

杜娥既然与贡品同荣同辱,为何又要盗走?

既是盗走,为何又要十天后再扔出来曝露?

这样搞法,贡品丧失了上交的时间,并且落下差评。因此会导致无法呈献给太后寿诞,列为侯补陪衬而已。

正式贡品和侯补贡品,那区别就大了。无论是赏赐和名声,对于湘绫记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打击。

杜娥为何要这样做?为何勾搭上福王宫?

福王宫在这个案子里,图谋什么?

但是沈炼所知的一些隐秘,只有他自己知道。

因为来自于灰雾窥秘,也无法与旁人探讨。

更何况此事牵扯福王宫,危险重重,沈炼也想不出能向谁说。

“贡品案我已经侦破。余下的审讯,那就是知府衙门的事。杜娥招不招,招出什么,就让知府大人去头疼吧......”

沈炼想到这里,也不再多想。

不过一会,侍者带着传菜伙计,逐一将点好的菜肴端上桌。并且取来德鸿楼最好的酒,摆在韩擎天面前。

韩擎天最小,自然是由他负责斟酒。

“这第一杯,给爹满上!祝我爹长命百岁,老当益壮!”

韩通哈哈大笑:

“你这小子,老子还没老,什么老当益壮!”

“这第二杯,给姐姐。祝姐姐美丽安康,诸愿得偿!”

韩菀星浅笑道:“多谢二郎!”

韩擎天又转头给沈炼满上:

“这一杯是大哥的,祝我哥步步高升,功业大成!”

“好,会说话!哥哥谢你!”

沈炼也是呵呵笑,心中欣慰。

韩擎天给自己倒满,举杯道:“大家满饮此杯,祝我韩二功高盖世,挑起韩家顶梁!”

韩通立即笑道:

“你这小子,今日是你大哥的庆功酒!咱们家几时轮到你挑顶梁,自然要看炼子平步青云,振起家威!”

韩二将手一挥,大大咧咧道:

“我哥连修行路都没开,再蹦也蹦不多高。这个家,还是要看我才行!不出半年,我必登上城防营统领大位!”

沈炼脸一黑。

本想争辩一声自己已经是修行者。

但转念一想,天魔也不能说,禅僧更不好说。

此刻韩菀星就在眼前,难道说我已经踏上‘和尚路’?

若是伤了菀儿姐的心怎么办?

这就有些愁人了......

沈炼正想解释,换个法子说自己有修行根基。

但韩二和韩通已经咋咋呼呼结束了祝酒,桌上已经开吃,气氛很是和谐。

“那就只能等酒足饭饱,我再解释一番,既不让菀儿姐担心,又要让叔父和韩二心服口服......”

沈炼心中设想,抡起筷子,加入和谐家宴的氛围。

不得不说,德鸿楼果真名不虚传!

样样菜肴皆是佳品。

韩家四口一边笑语闲聊,一边享用美餐。

突然!

轰隆——

整个厢房发出震荡,桌上碗筷碟哗啦散乱,菜肴泼出。

韩通和韩擎天顿时怒气冲冲。

“它娘的,搞的什么鬼?”韩通忿声站起。

砰——

砖木纷飞,夹杂着许多客人的惊叫。

韩家四口坐着的厢房侧面,一大堵墙迸裂倒塌。

露出隔壁一席,大约七八个客人,惊慌躲避乱叫。

韩擎天眉头一掀,快步踏出,护在姐姐身前。

沈炼也是站起,冷静瞧着隔壁房的动静。

大量灰土弥漫之中,缓缓出现一个身影。

身影窈窕俏丽,盈盈细腰,一双长腿,居然是个女子。

她穿着贴身夜行服,脸上蒙着黑巾,只露出宛若秋水般的眼眸。

“你就是沈炼?”

蒙面女望向沈炼,以一种野性般魅力声音,说道:

“今日我来杀你,你最好不要乱跑,因为我不喜欢追人。”

她说着,转头瞥一眼身边瑟瑟发抖的几个顾客。

“你们也是,欺压百姓,无恶不作,亦是死有余辜。”

话音未落,蒙面女抬起纤纤手指。

手指一动,指向其中靠墙惶恐的五个商贾顾客。

砰,砰,砰,砰,砰......

连续五声闷响,仿佛西瓜爆裂。

被她所指的四个商贾顾客,瞬间全都脑袋粉碎,血溅满地,当场毙命。

啊......隔壁席间剩余的几人,顿时发出惨烈嘶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