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皇帝从监狱种田开始

第十五章 莫名其妙的花瓣(求推荐票)

  

“有你做我的打手,我何必非要自己当打手?”

沈炼笑眯眯说完。

韩二的脸顿时一黑,但反驳不了。

沈炼不想勉强踏上修行路,也是有自己的道理。

他掌控黑狱名单。

‘掠夺假身卡’可以任意转换能力身份。

到时侯大不了把韩二关进牢房,待满三天......

唯一的缺陷是,获得的身份不是自己而已。

所以沈炼的决定就是:要选就选最契合的修行体系。

分身只是应对特殊情况的手段。

自身本体,才是最重要的!

沈炼也是有志向的人。

不合适,就绝对不将就。

韩擎天闷头把茶喝干,然后又掏出一本泛黄小册子,和‘祇丹’玉瓶一起都塞给沈炼。

“这是我找曹大人,要的山海志简册。里面大略记载着大乾国土及周边的地理,以及七大修行体系的说明。”

“洛都黑市的联系方式,记录在尾页。三颗‘祇丹’你还是收下,可以交换其他宗派的‘祇丹’。”

沈炼正好需要这些,毫不客气地收下。

等把手头的事了结,再回去详细查阅。

“哥,我现在精力旺盛。想杀你的是谁?有没有眉目?若是有目标,咱们现在就去把他脑浆子打出来!”

韩擎天握了握拳,杀气腾腾的说。

沈炼微微一笑,用脚尖点了点地面:

“刑司总捕头刘大用,现在楼下,估计搂着姑娘正在喝茶。”

“是他?”

韩擎天满面寒霜,冷笑道:

“我早就看姓刘的两个不顺眼!要不是我爹拦着,前年咱们就把姓刘的揍趴了,如今他还是嫌命长!”

“你说,想怎么干?若想大闹,我立即调城防营的兵。你若想悄悄动手,不用你出面,我一个人就把他给挑了!”

沈炼脸色平静说道:

“找你来之前,我在想,若你还没有晋升锦衣卫,那么咱俩就不能闹得太大。毕竟叔父还在衙门办事,不能给他添乱。”

“但现在却不同,借你城防营的势,咱们先把刘大用打残。然后严刑逼供,不怕他不招。”

“刘能被禁足,即使他想闹,我有季知府,你有曹大人,咱俩合伙把刘能也一起阴掉。”

韩擎天听了嘿嘿发笑:“好,就这么干!我喜欢!”

“走!”

沈大韩二并肩准备下楼。

“嘶......”

回头瞧了瞧,沈炼忍痛掏出二十两银票搁在茶壶下。

“怎么?”韩擎天莫名其妙。

“你的呼吸把人家东西都砸了,不赔啊?”

沈炼心痛的说。

“你不是豪横么?多大点事。”

韩擎天撇撇嘴,无所谓地匆忙下楼。

“个败家子......”

沈炼腹诽一句,转身跟上离开。

二人下到中层,站在一扇屏风后,冷眼瞧着对面。

一个半敞的厢房里,刘大用和两个心腹手下,各自搂着唱曲的姑娘在喝茶侃戏。

“我先去制造冲突,然后你‘碰巧’经过,冲过来大打出手。咱俩打残刘大用,直接拖到城防营拷问。”

沈炼低语,韩擎天点头,跃跃欲试。

正在这时。

突然!

哐当——

刘大用所在厢房的临湖窗户,陡然大半破碎。

啊......几个唱曲的姑娘,立即惊恐得抱头尖叫。

“不好!!”

沈炼和韩擎天皆是一惊。

整个中层酒楼里的客人,全都被惊动。

场面一片混乱。

轰嗒——

随着窗户破碎,碎裂的墙壁也轰然倒塌,灰尘弥漫。

沈炼和韩擎天急步飞纵,冲进刘大用的厢房。

但已经是迟了。

刘大用的头颅已经被斩断,血流如注,伏尸身亡。

另两个心腹手下,皆是胸口破穿,死得更是凄惨。

“???”

沈大和韩二皆是对看一眼,疑惑不解。

居然有人抢先动手?而且下手稳准狠,不留余地。

“杀人哪......”

旁边吓得花容失色的姑娘们,扯起嗓门大叫。

整个望江茶楼,立刻炸开了窝。

。。

秋风瑟瑟。

望江茶楼周围,满是衙门的捕差和巡逻兵卒。

中层楼内,气氛一片凝固。

知府季知南,面沉如水,端坐在椅上。

刑司主官刘能,副主官韩通,二人仔细察看着刘大用以及手下的死亡现场。

另外在场的捕差们,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西城府捕房总捕头,加两名副捕头,尽皆惨死。这是震动西城的大事件!也是数十年未见的杀官重案!

“此案若被捅到总督衙门、被传到福王殿下耳边,本官只能受贬下台!而本官倒了,你们的饭碗全都要砸烂!”

季知府罕见的冷声喝斥众人,显然也是愤怒不已。

“沈炼!”

“卑职在!”

沈炼赶紧上前。

“你来告诉本官,为何你在案发现场?”

“卑职和二弟前来喝茶谈论家事,意外见到刘捕头遇害。”沈炼平静回禀。

“沈炼他撒谎!”

刘能回头大喝,抢前几步拱手道:

“知府大人,卑职认为刘捕头惨死,沈炼脱不开关系!”

沈炼莫名其妙地瞧着刘能。

如此愚蠢的指证,并不像刘能的作风。

韩通也是闻言气极发笑,回身过来指着刘能:

“你它娘的失心疯了?整个茶楼的人都能做证,沈炼与刘大用的死有半根毛的关系?”

刘能沉声道:

“知府大人,卑职数日前和刘大用交谈。他曾经说过,若有不测危险,绝对和沈炼有关!”

沈炼听了暗自皱眉。

刘大用请江湖杀手暗袭已是事实,那么说出这样的话,也是有可能。毕竟杀人者,人恒杀之,刘大用心里有鬼。

“证据呢?”韩通气得想打人,怒视刘能。

刘能的神情一窒,他一时激愤,说出刘大用的私话,哪又有证据。

“大人!”刘能把心一横,跪在季知府椅下,悲声道:

“卑职句句属实,若有一句谎言,天打雷劈,我不得好死!”

这个发誓就有些狠了,韩通想骂人,但也无从开口。

季知府脸色深沉,看向沈炼:

“你和刘大用之间,有什么过节?”

沈炼摇摇头:“禀大人,并无过节。”

季知府沉声道:“若是按刘能的说法,要么是刘大用想杀你,要么是你想杀刘大用。岂能毫无过节?”

好聪明的知府大人......沈炼暗自佩服。

他正想如何回复这句话。

突然一个捕差从死亡现场里起身,急匆匆过来,大声道:

“禀知府大人,卑职找到一件异物。”

“哦?”

所有人都是注目。

捕差的手指间,捧着一片宛若花瓣的片状物,递给季知府。

“嗯?”季知府只是看一眼,脸色骤变。

刘能跪在地上,抬起头疑惑地看着。旁边的韩通也是大感兴趣,凑过来观看。

“此案本官已经知道原因,可以结案。刑司收捡现场,不得扰民,立即打道回府。”

季知府的手缩回袖中,很平淡的说完,起身离去。

刘能目瞪口呆。

韩通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沈炼就更是疑惑,只知道季知府带走了那片‘花瓣’。

“你,过来,先前所呈是何物?”

韩通叫来那个捕差发问。

“卑职也未辩清。”捕差疑惑摇头,“只是从死者心脏里发现的。仅此一片,像是花瓣,金色,其他便不知了......”

沈炼眼角余光,瞥见屏风后的韩擎天在打手势。

自从衙门封锁了茶楼,韩二就没有参与,一直在屏风后等待消息。

“怎么?”沈炼悄步过去低声问。

“刚才知府大人手中那片东西,我似乎是见过。”韩擎天压低声道。

“你见过?是什么?”沈炼疑问。

“我有一次陪曹大人,去保护福王殿下狩猎。曾经见过福王殿下用这种金色花瓣装饰箭矢。”

“福王?”

这扯得也太远了吧......沈炼一阵发愣。

“叮。”

“日常任务完成;”

“宿主获得‘掠夺假身卡*1’。”

“宿主获得‘抽奖十连抽*1’。”

............

稳定更新,求推荐票!

恳求你的支持,每一票都非常重要!

作者鞠躬致谢!!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