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都市最强门卫

第七十二章 教训光头

都市最强门卫 诚然惘然 3041 2019-08-25 07:32

  

就在光头要碰触到女孩的时候,一只大手毫无征兆地出现,死死地摁住光头的手,让他难以再移动半分。

于此同时,还伴随着一声霸道无匹的话语,“你敢动她的话,你会马上躺在地上。”

光头男脸上的笑容顷刻消散,他心头骤然一缩,顺着手臂看去,一个年轻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面前,一只大手正牢牢地制止他的下一步行动。

“弓长青。”李月儿呆呆地看着这道挡在自己面前的身影,神色复杂,眸光闪动。

“你想要多管闲事?”光头男眉头一皱,语气森冷。

弓长青微微一笑,“我这是拔刀相助。”

“既然你想死那就成全你。”光头使劲抽了抽手臂,却无法撼动那只手半分,他恼怒道:“兄弟们,把这个……啊”

光头话还没说完,就惊恐地叫了起来,他感觉全身失重,自己竟然慢慢脱离地面。

却是弓长青手上的力气增加几分,将光头男硬生生地举了起来,他随即一甩,光头像是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六七米的距离,还在地上滑行了足足三四米远,才堪堪停止。

“这是在拍电影吗?”一些行人望着地上那道拖行的痕迹,内心震撼不已,

“上!”这是光头男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说完便脑袋一歪,彻底晕死过去。

“冲啊,为大哥报仇。”不知道是谁大喊一声,数十个人一齐冲了过来,手上还拿着棍棒之类的武器,一时间声势浩大。

李月儿美眸似水,小脸浮现一抹坚决,她站在弓长青的身侧,摆出一个跆拳道的姿势。

“这丫头,还真不服输。”弓长青哭笑不得,他不顾女孩惊呼,一把将她拦腰她抱起,然后放到陈琳琳的身边,对陈琳琳嘱咐道:“拉住李月儿,别让她来捣乱。”

“你……”李月儿气急,鼓着小脸,那模样像一只发怒的小猫一样。她本来想要帮弓长青一把的,结果却被后者嫌弃。

弓长青没有理会女孩的情绪,他可不想等一下打起来伤到李月儿,毕竟拳脚无眼,何况是这么多双拳脚。

“来吧,就让我看看你们能耐。”弓长青嘴角缓缓勾勒起一抹嗜血的弧度,黑色的眸子中闪烁着冷冽的光芒。

“嘭!”冲在最前面的一个小弟被弓长青一脚踹飞出去,顺便带倒一群人,他打架的方式充满着暴力美学,不是像一些武功一般,有着固定的招式,对于弓长青来说,他的招式就是身体的条件反射,拳脚掌肘皆可为武器,这样的打架也是最为畅快。

“月儿,你家的保镖这么厉害的吗?”陈琳琳望着混战中那道势不可挡的身影,脸上一片讶然。

李月儿美眸复杂,她不得不承认,弓长青的武力值的确是有点变态。

“小心,你身后。”这个时候,李月儿忍不住惊呼一声,此刻一个拿着棒球棒的混混偷偷地摸到弓长青的身后,举起球棒就往后者脑袋上狠狠砸下。

“砰!”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球棒如期而至的砸在弓长青的头上。李月儿本能的捂上眼睛,不敢看后者的惨状。

但接下来这一幕超乎所有人想象,球棒砸在脑袋并没有出现所谓的头破血流,在球棒接触的那一刻,漫天木屑飞舞,球棒彻底碎了,而弓长青的脑袋却是完好无损,甚至连根头发都没掉。

“这还是人吗?”李月儿的一双葱白玉手悄然放下,她呆呆地看着混战中的那道身影。

“敢偷袭我。”弓长青一把提起那个偷袭自己的混混,后者已经吓傻了,他一拳过去,混混直挺挺地躺下。

此时,那些小弟中已经没有一个人愿意跟眼前这个年轻人再纠缠下去。

胳膊粗的棒子下去,人毫发无损,球棒当场碎裂,这该有多变态。

“怎么这就走了?”弓长青很久没有舒展拳脚了,今天好不容易有个这样的机会,自己打的正酣,结果一个个头也不回的跑了。

仅是一会儿工夫,原本还围着弓长青的人,下一秒就不见踪影。

“你还真是变态。”李月儿走上来,美眸深处依旧蕴涵着一丝震撼,刚才的一幕,深深地印在女孩脑海里。

“你现在还想帮忙?”弓长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李月儿俏脸立刻升起一抹薄怒,后者眼中的调笑再次激怒她了,女孩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随后挽着陈琳琳的手臂,“我们去吃饭,不要理会这个家伙。”

“不就开个玩笑嘛,她怎么这么喜欢生气?”弓长青摇了摇头,颇为无奈,看着她们远去的身影,只好赶紧跟上。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转眼已近黄昏,晚霞像火焰一般地燃烧,遮掩了半个天空,城市的空气已经带上夜晚的清新,像沐浴在细雨中,令人神清气爽。

李月儿她们走进一家环境幽雅的西餐厅,正当弓长青想要进去的时候,却被门口的服务人员拦住。

“怎么,我不能进去?”

服务员微微一笑,有礼貌地问道:“先生,请问您预约了吗?”

“预约?”弓长青困惑地看着他。

服务员耐心地解释道:“本店从不接受非预约的客人,如果你想进来就得预约,只不过您现在只能预约明天,今天预约的人已经满了。”

“可我跟那两个人是一起的。”弓长青指着正拿菜单的李月儿说道。

服务员摇摇头,“不好意思,先生,那位客人只预约了两位,所以您还是不能进。”

弓长青顿时无语,他目光看向李月儿,后者端起一杯咖啡,优雅地浅尝一口,同时不忘向自己投来的得意的视线。

李月儿美眸闪过一抹狡黠,此时笑的像个小狐狸。

弓长青算是明白了,这是女孩给自己的惩罚,他缓缓收回视线,黑色的眸子望着血色的天穹,目光中透着无奈,“校长啊校长,我这可都是为了你才接下这个工作的。”

“月儿,我们这样不好吧?”陈琳琳望着店外那道孤独的背影,有些于心不忍。

李月儿银牙轻咬,白皙的俏脸上浮现一丝恼怒,她恶狠狠地说道:“叫他欺负我,活该。”

“欺负你?”陈琳琳不解地看着她。

李月儿像是想到了什么,俏脸一红,支支吾吾地回答:“琳琳,反正我不管,弓长青他就是欺负我。”

“但让他一个在外面,看着我们吃饭,这终究是不太好。”

“不用管他,他要是饿了自然会去找地方吃饭。”李月儿气鼓鼓地吃着刚端上桌的一份糕点。

但是很快,李月儿她们发现自己错了,弓长青倚靠在店外的一个角落,背影萧瑟,在晚风中透着有一丝落寞,暗淡的灯光微微闪动,照在他菱角分明的脸上,为他披上一份孤独。

不是弓长青不愿意找个地方去吃饭,而是他答应了沈雪和李宏,将这个女孩保护好,如果在自己吃饭的空档,盗夜将女孩掳去,那自己还真是欲哭无泪。

“月儿,我们快点吃吧,不要让他等太久,弓长青太可怜了,他为了寸步不离的守着你,连饭都不吃。”陈琳琳还是心太软。

李月儿深深地看了那道背影一眼,眸光深处有着一丝律动,她仍是倔强地说道:“谁要他自作自受,都说了不用管他,我们吃我们的。”

虽然是这样说着,但李月儿吃的速度却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服务员,帮我打包。”

陈琳琳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女孩,“月儿,我没听错吧?你可是从来没有这个习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