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抗战烽火之开国大将

第二百七十九章 英雄归处!!!

  

第二百七十九章英雄归处!!!

二十天之后,当天津的日军特高科科长久野劲二正忙于给上级作检讨的时候,陶平等人接应部队的护卫下,已经行走西安通往延安山路上。

十九天前,当搭载着陶平等七人的货轮驶离天津港海面不久,陶平他们七人就搭乘货轮上的救生艇早早的渤海湾的一处小渔村靠岸,与早就等候那里的地下党『交』通员冯四汇合。

就陶平他们重化装,准备行囊,开始从陆路赶回重庆的时候,一个的命令从延安传来——抓紧回部队去,将要大事发生

据可靠情报,日军对根据地的大规模的扫『『荡』』行动,将于下月中旬开始,留给陶平他们准备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的征程正等待着陶平他们……

接下来的故事就如大家教科书看到的那样,杀戮与反抗并存、人『『性』』与兽『『性』』同,与日本侵略者的不断战斗中,陶平与他的所的部队一样,一步一步的成长起来。

而这两年中,日本驻天津、上海及广洲的银行和金库也遭到了三次大规模的洗劫,数以吨计的黄金都不知去向。

而同期,延安中央金库内的黄金却不断的增多,而这一切都和一个人有关,这个人就是陶平,正是他的积极策划下,尖刀部队才得发动对日军银行、金库的一次一次的进攻。

两年以后,经过血与火的洗礼,陶平率领的九一一师已经开始跻身于八路军战斗为强悍的野战部队之一,总兵力达到了惊人的两万三千多人。

虽然,此时重庆政fu**的编制中——陶平还是一个团的编制,可是事实早已决非如此。

对于这一点即使是远千里之外的重庆政fu也是早已心知肚明。

其后,随着太平洋战场的战局不断发展,战局越来越向着不利于日本侵略者的方向发展着。

一九四五年随着美国人日本投下了两个大鸭蛋,苏联也开始对驻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发动的进攻。

于是,再也支撑不下去的日本人不得不宣布投降。

似乎是迎来的和平的中国人,又将不得不面对蒋某人燃起三年内战的战火。

而身处于这一历史洪流之中的陶平自然也被裹挟其中,只不过此时他所帅领的部队达到了惊人的十万余人……

历史的洪流就像一部早已写好的剧本一样,一幕接着一幕不断的上演着相同的故事。

五十年代初期,当国内的那些高级干部忙于离婚换老婆的时候,陶平正忙于给儿子换『『尿』』布。

此时的陶平已经是五个孩子的爸爸了,而他的老婆依然还是他半路上捡到的那个『女』大学生—王美凤。

一九五三年底,一次对下属部队的检查中——陶平竟意外坠马了,这一坠马不要紧,竟让陶平足足『床』上躺了一个多月。

据苏联专家说是陶平的脑部受了一点轻微的创伤,可能是有一个大约黄豆大小的血块圧某个大脑神经节上,才会使陶平经常头痛不已。

除此之外,其他的什么伤也都查不出来。

当然,这只能是据说罢了。

毕竟,连苏联专家们都说了,像陶平这种伤相当的不好冶,除了静养,别的办法不多。

而且,就像陶归这种伤——当时的医疗技术水平下很难查得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毕竟也种伤他伤的太不是地方了。

大脑,那是一个大家都还没有搞明白的地方

于是,为了活血,陶平开始染上了喝酒的『『毛』』病,经常喝得醉醺醺的。

据陶平讲,一旦喝起酒来,脑袋就不痛了,而且医生们也讲喝酒能活血通脉,那就喝吧

也于是陶平开始不定期的、经常的、频繁的向中央首长们请假。

半年后,再也无法忍受陶平经常旷工的中央首长们,终于给陶平批了一个大大的长假——上北戴河养伤去,什么时候养好伤的时候,什么时候再回来

就陶平每天喝得醉醺醺的时候,时间很快的就到了一九五五年。

当那些开国的将军们为自已肩章上的“星星”开始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中央的一号首长发话了——其他的人我不管,将“上将的名额”留一个给陶平同志,陶平是个好同志、不爱权、不贪财,我们不能让老实人吃亏

于是还“养病中”陶平就稀里糊涂的成了一名开国上将。

一年以后,因工作需要,高层中真正善于同西方人打『交』道、又善于搞经济的高干不多,就那么几个,而且都还有重任肩,也于是权衡再三之后,一号首长决定让已经病休n年的陶平再次出马。

同时,也为了进行进一步治疗陶平的“头痛病”,陶平被一号首长安排到了中央驻香港的特别办事处——任主任一职,专『门』负责当时的大陆对外进出口工作。

当时,由于美太平洋第七舰队的封锁,香港成了大陆连接外面世界的唯一窗口。

不过,奇怪的是,当别人都将孩子送去学俄语的时候,陶平却将孩子送去学英语,美其名曰,为了以后彻底的打倒美帝国主义

其后,那动『『荡』』的十年中,管有不少人都曾打过陶平的主意,希望能把他拉出来斗一斗,但是终他们都没有敢动手。

主要原因,无非还就是,他们对于一号首长的那句话还非常的顾忌——陶平是个好同志、不爱权、不贪财,我们不能让老实人吃亏

因此,自始至终没有一个人敢去动陶平一根汗『『毛』』

就这样,时间很快的到了七十年代末,当那场巨大的正政动『『荡』』宣布结束的时候,陶平这位成为为数不多的几位没有受到了政治冲击的开国上将,再一次的回到了中央领导层。

时间,很快的就到了一九九五年,当已经八十二岁高龄处于人生弥留之际,王台山的一个道贯中,有一对青年夫『『妇』』正抱着怀中熟睡的一对双胞胎求签。

只见那个老道士不断的对着青年夫『『妇』』怀中的孩子看了又看,脸上数度出现了疑『『惑』』的表情。

“道长,我这两个孩子的命程究竟如何?”那个青年男子非常紧张的对老道士说道。

“老公,你别急,请道长再仔细看看”那个青年『『妇』』人接着对丈夫说道。

“怪了,怎么会如此截然不同的命相,这两个孩子的出生时间虽是只差了十分分钟,可是命相却截然不同,真是我平生见所未见。”迟疑了半天之后,那个老道士才幽幽的说道。

听到老道士这么一说,青年夫『『妇』』马上被吓得屏住了呼吸。

“此子当是国之良将”接着那个老道士指着青年男子怀中的那个熟睡的孩子说道……

更多精彩最新章节txt下载尽在,本站地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